中国能源 ENERGY OF CHINA

低油价的分析和对策
张 抗,张立勤    来源:中外能源    时间:2020-08-12

摘 要 2020年初油价迅猛下跌,对石油行业和世界经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次低油价是在前期相对低价背景上的油价“低谷”,石油工业上下游同时出现了危机。原油供大于需的走势日趋明显和新冠疫情大爆发为其形成的首要因素,全球经济低迷使其雪上加霜,世界政治形势的动乱增加了油气发展的不确定性。多种因素的叠加将会使近期油价在“低谷”中徘徊。能源构成的变化、石油生产的发展进入平台区并即将达到峰值,使未来中长期油价可能在中等偏低的水平上波动。这次油价“低谷”将对石油工业上游,特别是上游油服业产生重大冲击,对世界石油格局产生巨大影响。对于石油进口依存度已超过70%的中国,低油价对国民经济的发展有有利的一面,但产生的负面影响也值得关注。这要求我们导入石油发展战略的新方向:一方面继续坚持把降本增效作为企业发展永恒的主题,努力增储上产;另一方面把油气工业汇入国家能源转型的大计中,保障国家能源供应安全。

关键词 低油价 供大于需 新冠疫情 能源构成变化 油服业 石油发展战略

 

本文第一作者系本刊学术指导委员会委员

作者简介:张抗,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硕士,1981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曾任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总工程师、技术咨询委员会副主任,长期从事油气勘探开发、油气和能源发展战略研究工作。E-mail:13681093321@163.com

 

1?前言

2020年初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下跌之速实为空前。笔者试图就其特点、原因做出分析,并对其发展趋势和巨大的影响做初步展望,以求对策。考虑到我国石油进口的特点,本文的油价以布伦特为主,必要时参考WTI(美国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的价格。

2?此次油价变化的特点

2.1?油价降势空前迅猛

2020年开局油价便出现了明显下降。以前50天计,布伦特原油期货均价为60.67美元/bbl,相比2019年、2018年同期分别下跌了0.92美元/bbl和6.98美元/bbl。年度开盘价为66.41美元/bbl,2月20日收盘价为59.12美元/bbl,跌了7.29美元/bbl。这似乎是为油价年度走势敲响了警钟,此后便出现了越来越快的降势。2月末到3月初价格下降到48美元/bbl左右。3月6日欧佩克(OPEC)与俄罗斯未能就减产达成协议,沙特阿拉伯单方面宣布其大幅度增产石油的计划,扬言自4月起将原油日产量从当前的970×104bbl调高至1000×104bbl,在必要的情况下,甚至可能增至1200×104bbl。沙特以增产降价抢占市场份额为标志的行动,等于是向石油市场上不肯妥协的伙伴下达的最后通牒。被称为维也纳联盟的“欧佩克+”之间为期三年的扩大减产的协商局面也暂时破裂。以此为拐点,油价降势大为加速,3月9日被称为国际油价的“黑色星期一”,单日最大下跌幅度达到33.65%,刷新了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至3月底布伦特油价降至23美元/bbl,WTI最低报价降至19.92美元/bbl,俄罗斯乌拉尔原油现货从2月的50美元/bbl下降到15美元/bbl。国际能源署(IEA)的报告指出:3月油价下跌55%,为200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一场惨烈的新油价战开始了。

2.2?多项因素叠加促使油价大跌

2.2.1?相对低价背景上的油价“低谷”

纵观上世纪后半期以来的油价变化,大致可分为5个阶段:第1阶段为二战后到1973年的特低油价期,第2阶段为两次世界石油危机高油价背景上的油价剧烈动荡期,第3阶段为1986~2004年有所起伏的较低油价期,第4阶段为2005~2014年剧烈起伏的特高油价期。显然,在供需总体平衡的背景下,油价也具有周期性起伏的特点[1]

布伦特油价从2005年均值54.25美元/bbl开始快速上升,2011~2013年曾经大于111美元/bbl。油价升高所刺激的产量增加及其导致的经济发展速度变慢,使市场上出现了越来越明显的供大于需局面。终于在2015年油价大幅下跌至52.39美元/bbl,一度曾下跌至30美元/bbl,业内人士称之为腰斩式、断崖式下跌,这就是惊动了石油界和经济界的所谓低油价期。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研究者认为此次油价下跌是实现新供需平衡的调节,甚至预计在近中期油价仍会徘徊在年均值40~50美元/bbl的中等或者说是较低水平上[2]。事实验证了这个推断,近年来布伦特油价(表观油价)一直徘徊在50美元/bbl左右。可以说,这次低油价是在供略大于需、油价年均值相对低的背景上出现的油价“低谷”。

显然,此次低油价与上世纪后期两次石油危机人为的特高油价后(1986~1999年)所出现的低油价性质有重大区别,后者其实仍然是在需求旺盛的基础上所出现的回归式的油价平衡。

2.2.2?原油供大于需走势日趋明显

从市场经济的一般原理上讲,在不出现强力的非市场因素干扰下,供需双方大致保持着基本平衡状态,价格相对平稳,或者说是出现“振幅”不大的周期性波动。即使出现多种因素造成的较长期或较大的波动,在成熟的市场上最终也会出现新的供需基本平衡,而不会产生明显影响经济发展的危机。诚然,从新的不平衡出现到其得到恢复,表现出油价变化的周期性。

油气市场当然也遵循上述一般性的规律,但稍有特殊的是,油气的产能和产量之间可以存在着一定的差额。油气田产能和实际产量之间的差称为剩余产能,一定量剩余产能的存在是保持生产稳定的条件之一。但过高的剩余产能却是对油气产业的一种负担,它意味着投资的沉淀或者积压,也赋予了随着需要增加产量的愿望和能力。许多欧佩克国家,特别是中东的产油大国,如沙特、科威特、伊朗等,非欧佩克国家中的加拿大、俄罗斯等都有着相当大的剩余产能。当遇到需要提高产量来压低油价或获得自己国家特殊利益的时候,这些剩余产能便会大量释放,影响世界市场供需平衡。如,即使在油价相对较高的2007~2013年,欧佩克国家仍然有相当大的剩余产能(见图1),主要由于市场份额的限制,使它不能再以减少剩余产能来增加产量[3]

石油供需形势在2015年以后发生了越来越大的变化。在许多石油生产国产量提高的背景下,俄罗斯、美国和沙特产量的提高特别明显。在经历了前苏联解体的严重打击后,俄罗斯的产量在本世纪有所恢复,2009年产量达到了5×108t,2015年以来保持了5.5×108t左右的年产量,甚至曾居世界首位。近年产量上升最快的是美国,其石油产量的增加主要是由于美国页岩油产量的持续提高,2014年后年产量超过了5×108t,2017年以后超过了俄罗斯而居世界首位。与上述趋势相应,2000~2018年美国和俄罗斯占世界石油产量的份额也分别由8.5%和9.5%上升至13.2%和13.5%,出口量也在世界上占有重要份额。沙特是传统的石油生产大国和出口国,作为欧佩克的首领,也自愿承担了浮动生产国的角色。由于沙特具有巨量的剩余产能和世界最低的平均油气生产成本,因此成为左右世界油价的重要力量。应该看到,近年来沙特长期压缩年产量但石油价格仍走低,在相当程度上损害了自己国家的经济,这种形势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变得特别明显,如图2所示[4]


在世界石油市场供应量日趋充足的同时,由于经济走势的长期低迷,石油需求增速缓慢,甚至有时出现了负增长,这使得石油再次面临价格下降的巨大压力。由于成员各国的情况存在巨大差异,欧佩克内部对于产量增减的集体决定很难达成一致意见。即使欧佩克达成了一致,增产或减产的数量也已经不能完全左右世界石油价格的走势了。于是出现了“欧佩克+(若干非欧佩克产油国)”会议,集体协商决定当前的减产数量及其在各国间的分配定额。显然,这种会议的主角是沙特和俄罗斯。可以理解,各国间利益的巨大差异往往使得达成无严格约束力的协议也十分困难,并且很难保证之后的执行状况。

2019年布伦特原油期货均价为64.2美元/bbl,同比降幅10.5%,世界石油市场已出现日益加大的风险[5]。2020年初国际油价持续下跌的状况,已严重威胁了所有的石油输出国。在这样的背景下,“欧佩克+”仍然未能就减产达成协议,于是沙特决定于2020年3月6日开始单方面大幅降低油价,拉开了新一轮石油价格战的序幕。由此导致了在低油价期背景下出现了更低油价的“低谷”。

2.2.3?石油工业上、下游同时出现了危机

在以往的石油价格波动中,原油价格降低直接损害了石油输出国上游的利益,往往使其利润大幅降低,甚至造成某些石油公司难以持续运营。然而原油价格的降低,却给石油工业链的下游带来了利好,成本的降低往往使下游产品的利润增加。这就使上下游一体化的石油公司总体利润所受影响不会太大。

近年来,这种情况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下游炼化企业在淘汰大量老、小炼厂的同时,在数量上,特别是在产能和技术水平上有了巨大提高。这在包括中东在内的许多产油大国表现得特别明显,如沙特与中国合作在红海沿岸炼油能力超过2000×104t/a的延布炼油厂投产以后,中国与科威特合作又建成了规模更大的炼油企业。2019年,我国大连长兴岛2000×104t/a的炼化厂投产,舟山4000×104t/a炼化项目一期也投入了运行。炼油能力的快速增加与需求的下降,使全球炼化产业出现了日趋加大的产能过剩,产品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频现严重亏损。新冠疫情的爆发使油品过剩局面更加明显。据Re-finitiv公司统计的数据显示:全球炼油商生产运输燃料的利润进一步下滑,汽油生产利润一年多来首次转为负值;亚洲炼厂炼制布伦特原油生产的汽油目前每桶亏损78美分,为13个月来最大亏损额;航空燃油的炼油利润已经跌至每桶4.7美元,为该公司自2009年3月开始跟踪该数据以来的最低水平。根据IEA等三大机构的初步统计预测,2020年一季度全球油品需求同比减少43.5×104bbl/d、下降9.3%,全年需求同比可能下降20.8%。为了解决我国油品供应量过剩,近年来出口量曾有大幅度的增加,2019年汽油、柴油出口同比分别增长27.15%、15.41%,现在看来这一局面难以维持。世界炼油业为应对亏损和油品库存爆满,纷纷减产或暂停生产活动[6]。值得关注的是,由于我国国内油品价格已明显偏高,又开始出现多年未见的油品批量走私进口的情况。显然,就全球范围来看,在此次低油价时“上游损失下游补”的情况已难以完全实现。

2.2.4?新冠疫情爆发使全球经济低迷雪上加霜

影响全球的新冠疫情目前正向经济落后、医疗条件更差的地区延伸,其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还很难做出全面的评估,但无疑会大幅度降低全球GDP增长的速度。2020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初步估计,全年将会出现GDP增长-3%的情况,为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还预计美国经济将萎缩5.9%。在欧洲疫情可列为中等的法国,预测2020年的GDP将出现8%的下降。如果这一预测大致正确,那么疫情更加严重的西班牙、意大利和大致相当的德国也会出现相当大幅度的GDP下降,而英国还将受到“退欧”叠加的巨大影响。至于经济发展程度相差一个等级、医疗水平更差、城市贫民窟遍布的印度、巴西等国,如果疫情的发展过程与其他国家类似,那么经济发展所受的影响会更加深重。中国采取了比较正确的对策,使大规模的封城隔离主要出现在2020年的第1季度,据国家发改委的公告,该季度的GDP产值同比降低了6.8%。IMF在2020年4月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全球经济将出现自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恶化。这种警告值得认真关注,它将使油气需求出现更大幅度、更长时间的降低。这也将是此次低油价的特点之一。

金融动荡是经济形势恶化最明显的标志之一。油价的下跌伴随着美国纽约股票市场的大幅波动、股票指数大幅下跌,以至多次熔断,这更加动摇了石油美元的地位。美元对其他货币和黄金的贬值提醒我们:以不变美元值计的油价比目前石油市场的表观价格更低(这往往不被一些观察者注意)。

2.2.5?世界政治形势的动乱会增加油气发展的不确定性

进入21世纪世界将出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形势更加清楚地展现在世人面前。美国更加明显、嚣张的霸权主义和多个地区出现的国家、民族、宗教间的矛盾乃至局部战争,使世界形势诡异多变。可以说油价的变化正是这种形势在石油上的表现之一。

从油气供应侧来说,美国、沙特、俄罗斯“三巨头”政治利益上的矛盾,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油价的走势。上世纪后半期,沙特以美国的盟友和附属为彼此关系的主要方面,但近年来这种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一方面,美国依托其页岩油气的快速发展,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国,也成为世界石油的重要生产国之一,对中东石油的进口需求大幅度降低。而作为重要的石油出口国,“美国优先”的宗旨却使其成为世界石油市场份额的重要竞争者。另一方面,美国仍然力图控制中东的政治和石油出口,这不仅是使其作为石油美元的重要支柱,而且可以利用其作为打压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经济的重要武器。沙特虽然保持着与美国的盟友关系,但越来越强调其经济的独立性,也更加强调以石油出口收益支持其日益困难的经济,其打油价战的策略也直接与美国发展页岩油气出口产生新的矛盾。特别是目前新王储萨勒曼所面对的王位继承斗争越来越激烈,困难的国内外形势使其在政治经济政策上的不确定性更加明显[7]。在美国日益加强的经济制裁打击下,俄罗斯的油气生产和出口已蒙受了巨大损失,显然不可能完全同意沙特阿拉伯的低油价策略。俄罗斯不但在遵守减产协议上有巨大的不确定性,也成为“欧佩克+”各种会议讨论中难以应付的对手。“三巨头”之间的种种矛盾,为世界油价走势带来了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自认为是世界霸主的美国不断实施“长臂管理”,插手重要石油出口国的内政、制造动乱,这正是伊朗、伊拉克、委内瑞拉、利比亚、尼日利亚等国石油产量大幅波动、出口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这也从另一方面增加了石油价格的不确定性。

除了供大于需的趋势增强之外,新冠肺炎疫情这只黑天鹅和几乎影响到全世界的政治动乱、经济发展萎缩叠加在一起,成为此次石油价格大降的重要特征。

3?对油价走势的展望

3.1?近期油价会在“低谷”徘徊

极其严峻的油价走势,迫使主要产油国在2020年3月下旬重新开始了石油产量的协商。经过幕后和会上的激烈争议,“欧佩克+”(目前已经增加到23国)终于在4月9日达成减产意向,将分三阶段安排:从5月1日至6月30日每天减产1000×104bbl,从7月1日至12月31日每日减少800×104bbl,从2021年1月开始至2022年4月30日每天减少600×104bbl。但对于此安排,墨西哥对其高达40×104bbl/d的减产份额表示不能接受,美国也未就减产做出实质性承诺。4月12日“欧佩克+”部长级视频会议达成新的协议(这其中G20国家石油部长会议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将前两阶段墨西哥承担的减产额度由40×104bbl/d降为10×104bbl/d,相应的总减产份额也降低了30×104bbl/d,第三阶段的总体减产规模也减少了20×104bbl/d,定为580×104bbl/d。

这次减产安排有许多特点令人关注。美国率领若干产油国(如巴西、印尼、墨西哥和挪威等)一起形成所谓“非欧佩克+”参与了减产谈判,并承诺了相当数量的减产份额。这首先是因为低油价已经使美国的页岩油气产量有所减少,如果油价进一步下降,则将有大批中小页岩油气企业破产,这将直接影响美国经济及其在世界石油领域中的地位(还有不能拿到桌面上的原因:影响特朗普的选情)。其次是因为美国想在这次油价波动中取得更多的发言权和控制权,为此甚至做出承诺,愿额外承担墨西哥10×104bbl/d的减产份额以帮助达成减产协议。但美国一直强调,油价降低以来其页岩油生产企业产量被动式自然下降应计入所要承担的份额,且不愿以政府承诺的方式参与“欧佩克+”拟定的“额外”减产行动[8]

各方面人士对此安排并不满意。首先,既然是“救火”,就应该越快越好。面对已持续了两个月的特低油价,却还要让它再拖延1个月才开始“救火”动作。其次,IEA预计,在新冠病毒的影响下,油气供应过剩量当时已达2500×104bbl/d,4月油气需求下降2900×104bbl/d(降至25年来创纪录的低位),即使到12月仍会下降270×104bbl/d,全年油气消费将以970×104bbl/d的速度下降。随着疫情的发展,经济形势将更加严峻,石油市场的过剩量还有可能大幅增加。权威咨询公司高盛认为:所拟的减产量“太少且太迟”,不足以对油价产生明显影响。第三,尽管只是一个没有充分约束力的意向安排,也仍然在细节上(如各国的具体减产份额、沙特等部分欧佩克成员国的“额外减产”数量)不够明确或存在争议,各成员国能否如期执行(特别是俄罗斯)协议也存在较大的变数。沙特王储萨勒曼曾公开表示,只有在其他成员国相应减少供应的情况下沙特才会减产。咨询机构雷斯塔能源的市场主管Bjornar进一步指出:“即使协议能够执行,上游供应量的减少也不像关掉水龙头或按下按钮那么简单,我们可能会惊讶地看到,到5月底欧佩克的整体减产遵守率只有50%”。

对于这类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的减产安排,市场则以油价的继续下降做出了明确回应。2020年4月20日是纽约期货市场WTI原油5月交货合约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市场纷纷抛售即将到期的期货合约。其开盘价17.73美元/bbl,至下午曾跌到最低点-40.32美元/bbl,收盘价为-37.63美元/bbl,这是WTI油价历史上首次跌入负值。这种“难以忍受的负油价”的出现被称为石油市场的“至暗时刻”(见图3)。次日虽然油价由负值区域反弹,但6月到期的WTI期货盘中暴跌70%,收盘于11.57美元/bbl,创1999年2月份以来新低。与之类似,21日6月交货的布伦特原油以25.57美元/bbl的价格收盘,下跌2.51美元/bbl,跌幅8.94%;次日6月期货收盘于19.33美元/bbl,皆创近年来新低。若跌势持续,布伦特原油6月合约价格也可变成负数[9]。出现负油价的原因是:如果到时交割提货,其库存价格和运输价格将高于实际的油价,持有者将会背上沉重的包袱。负油价充分表达了市场对未来油价的悲观情绪,使人们更深切地体会到油价低谷影响之深重。于是,沙特没有等到预定的5月1日,而是在4月20~24日当周就开始实施原油减产。

多数人预测东亚、欧洲和北美等地区的疫情发展高峰期将在2020年底得以缓解,但这绝不意味着疫情的结束,不排除条件甚为困难的南亚、非洲和南美地区有可能拖延至2021年春季、甚至年底。“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疫情过后所造成的经济指标大幅下降也难以在短期内扭转。考虑到导致油价降低所叠加的多种因素短期内难有大幅度的改变,再加上现在已经趋于饱和的巨大石油库存,多数机构认为油价仍会在“低谷”中徘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在最乐观的情况下,2020年和2021年油价将维持在年均值每桶35美元的水平上”,有的研究者甚至警示:不要幻想油价会在未来快速回升。


 


3.2?石油供大于需趋势将成为影响中长期油价变化的首要因素

从长期的油价变化趋势看,20世纪后期是在供需平衡的大背景下需求略高于供应。欧佩克可以用主动抬高或降低油价的方式来左右石油价格的改变,上世纪70年代其所发动的两次石油危机就是例证。经济发展方式和能源构成的优化,特别是对环境保护的强调逐渐改变了这一状况,21世纪以来出现了越来越明显的供需大致平衡、供略大于需的局面,这正是油价变化趋势的决定性因素。石油消费国在世界石油价格的变化上,有着越来越大的发言权。为摆脱十分被动的局面,相应的油价调整,也要由欧佩克和若干重要的非欧佩克产油国经过艰难的协商来决定行动方案。过低的油价对石油工业的持续发展有重大负面影响,即使渡过这次“寒冬”之后油价将会有所反弹、逐渐走出“低谷”,也只能再次出现相对低价的局面。这一整体趋势决定了在没有重大战争和经济危机的情况下,未来中期的油价总体上将在中等偏低水平上徘徊。即使有某些大小不一的“黑天鹅事件”会使油价有所起伏,但其幅度和影响时间也会受到明显的制约。

此外不少研究者还提出了更严峻的估计,如果因为新冠疫情的持续和世界经济形势的明显恶化,将使世界政治(甚至包括军事)局势出现更加剧烈复杂的动荡。上世纪大萧条之后出现的局面已经给我们提出了严重的警示。

3.3?逐步优化的能源结构将使油气需求增速变缓

首先,科技的进步使得能源/石油消费强度(单位GDP增加所需的能源/石油消费量)有越来越大的降低。这就是说,经济的发展将不再仅依靠能源/石油消费数量的增加,更多的是依靠能源效率的提高和节能。更重要的是,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环境优化的要求使能源消费构成发生重大变化。这就要求大幅度、持续地提高新能源(主要是可再生能源,也包括氢能等)的供应水平,以日趋降低的价格和应用的灵活性去占领能源消费市场份额。同时要大幅度地降低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进一步就会要求石油消费量及其在能源消费中的份额也有逐渐增大的降幅,首先在交通运输领域越来越多的新能源将替代各种油品。许多研究者对此做出了定性和定量的预测[10]

从中长期的角度上展望,会发现石油消费量的增加速度将越来越低,这在全球,特别是我国的表现相当明显。对全球能源结构研究的10篇能源展望报告中24个情景的分析研究表明:本世纪20~40年代石油需求年均值平均增速仅为0.14%。世界石油消费量已进入增长相当缓慢的“平台期”,有可能在2035年前后达到峰值,而后开始进入缓慢下降的趋势中[11]。这就使其增长的动力也会缓慢降低。石油已不再是一种稀缺资源,供大于需的大背景给我们预测中长期油价提供了新的思路。正是考虑到低油价将长期持续,BP新任首席执行官伯纳德表示:“到2050年,我们公司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将比现在少。目前已将勘探费用减少了66%,当油价上涨时,勘探费用也不会再增加”[12]。越来越多的大石油公司对新能源的投资赋予更大的比例,正是未雨绸缪、顺应能源转型的具体反映。对于已经有相当高储产比的石油输出国来说,充分利用丰富的石油财富,使之能够适应转型期的经济发展需要,占有世界石油市场的更高份额,并以高于成本的价格出售,成为新时期的战略要求,失去这一“窗口期”的机会将会使其石油难有用武之地。这也是石油潜力不同的国家会采取不同的油价方针的原因之一。从另一个角度看,低油价也会使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替代石油的进程更加困难,石油占有能源中较高份额的“窗口期”会有适当延长[13]

综上所述,从中长期角度看,较长期地出现高油价的概率是比较小的,这与笔者在5年前对中长期油价的分析基本一致[2]。不过,笔者目前认为中长期布伦特油价(特别是不以表观油价,而以不变美元价计算的更真实油价)可能还要低些,有可能年均值在45美元/bbl左右。也许是某种偶合,有人认为:“对美国而言,舒适的油价区应该是在40~50美元/bbl”[14]

4?低油价的影响和对策

经过几次低油价期的考验,石油界似乎已经对此有了比较多的经验和系统的对策,也有许多论文和专著发表[15]。因而本文不拟对低油价影响和对策做一般性的讨论,仅就此次油价“低谷”探讨几个比较突出的问题。对此,将就其对世界总体性影响和对中国的特殊情况分别讨论。

4.1?对世界石油业的影响

IEA在2020年2月出版的《石油市场报告》中预测2020年全球石油消费仅增长82.5×104bbl/d,比年初预测大幅下调了36.5×104bbl/d,认为是2011年以来最低的增长速度。第1季度将出现10多年来第1次全球性的石油消费下降。到4月下旬,这一预见基本被证实了,且情况比预见的还要悲观。2020年2月路透社汇编数据显示,由于需求锐减和国际油价暴跌等因素,全球主要油气生产商已将今年的资本支出削减了约30%。4月,权威咨询公司HISMarkit副董事长丹尼尔说:美国主要独立公司平均削减了36%的预算。截至目前五大石油巨头已全部加入大幅度削减开支的阵营,以埃克森美孚为例,预计2020年资本开支约为230亿美元,较前年计划减少100亿美元,是2016年以来最低水平。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表示,如果有需要可能实施额外削减。正如中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王能全所说,“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的2020年将是全球石油行业艰难的一年”。

4.1.1?对不同国家影响不一

受低油价影响最大的是石油出口国。IEA预计2020年欧佩克许多成员国的收入将会减少50%~85%,是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中东,特别是沙特和海湾阿拉伯石油国首当其冲。仅从石油开发的操作成本上讲,哪怕油价低于10美元/bbl沙特也能够有些盈利。然而实际情况是沙特巨额开支的90%依赖于石油收入,一旦油价低于80美元/bbl,沙特就会出现预算赤字。长期的入不敷出已经使沙特自2014年累计赤字超过2600亿美元,2019年的赤字更是空前增大,已经掏空了沙特的经济根基。沙特与伊朗的对抗和参与叙利亚、也门内战,更使其军费开支剧增。新王储小萨勒曼大规模打击王室内外政敌和强力推行的改革使其内外受困[7]。这使得沙特的石油政策可能出现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可以走向极端强硬,也会出现妥协的可能。但从总体态度上看,沙特显然希望国际油价不要过低,以使它既能够保持在世界油气市场上的份额,又不过多地损害其经济利益。作为欧佩克的带头人和发起油价战的挑战者,沙特阿拉伯的石油政策让研究者们特别关注。

长期以来俄罗斯处在美国的武力威胁、政治打压和经济制裁中,这一方面对它的发展形成了巨大压力,另一方面也使其逐渐增强了抗力。特别是俄罗斯的石油出口方向主要是中国和欧洲,中国相对稳定的经济和较高的石油进口需求(许多为中长期合同),使其对低油价的适应能力大于一般的石油输出国。俄罗斯在某种程度上将成为美国和沙特意见的对抗者,将会在决定油价走势上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委内瑞拉、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尼日利亚等国近年来长期陷入严重的内乱之中,石油出口持续大幅度缩减。最近伊朗受到美国等的经济制裁,石油出口量也被大幅度压缩。从美国方面来说,这些正是过去/未来油气出口所占石油市场份额得到保持/上升的重要缺口和机遇,会乐意促进这种势态的发展。

美国石油生产迅速增加正是近年来世界石油市场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的原因之一。据统计,2008~2018年世界石油产量增长中48%来自美国的页岩油,35%来自欧佩克,俄罗斯仅占10%。美国成为世界石油的主要生产国和消费国,其油气出口量越来越大于进口量,低油价对其利害兼而有之。这种特殊身份使美国作为“非欧佩克+”的主要带头人,越来越主动地干预有关产量变化的讨论,图谋控制世界油价变化。低油价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对其页岩油气生产的影响上。页岩油气的生产特点之一是产量呈L型几何递减,占有产量相当大份额的大量中小型公司必须在产量最高的头两三年内还清贷款和利息,以便继续得到金融信贷的支持去打大量补充性的新井,从而使生产得以持续/增加。即使在生产成本最低的页岩油气产区,在生产全成本高于30美元/bbl时也会入不敷出、中断现金流,最终导致其被兼并或者破产。这也是近年进入低油价期后不断发生的事情。美国2019年12月以来页岩油产量连续6周出现大幅下降,2020年5月产量将下降至852.6×104bbl/d。主要由较大公司控制的美国7个生产成本较低的页岩气主力区也将在5月份后进入减产。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预计,这7个区4月页岩油日产量比3月减少约19.36×104bbl/d,5月产量将再减少约18.26×104bbl/d,是2007年以来第2次大规模的下降。即使是生产成本最低、占美国页岩油产量一半以上的二叠纪盆地,5月产量也将下降7.57×104bbl/d。如果说前几年倒闭数量不断增加的页岩油公司都属于中小型公司,而这次低油价的深重打击对中、大型的页岩油企业也会产生明显影响。首个倒下的美国“重量级”生产商是惠廷(Whit-ing)石油公司,2020年前三个月,该公司股价一路下跌91%。下跌的油价,使其无力偿还巨额的负债,只能在4月1日申请破产重组。中小公司面临更大的生存危机,挪威能源咨询公司称,如果WTI价格维持在30美元/bbl,申请破产保护的油气生产商数量可能攀升至三位数[16]。这种状况的持续,将使美国页岩油气的产量和出口量(包括LNG)受到很大影响。从这个角度上看,低油价对美国的损害显然大于其带来的利益。

石油进口国将从低油价中有所受益。最直接的表现是趁低油价之机,大量的抢购原油使库存很快近于饱和,致使油轮的出租价也迅速上涨。美国能源部甚至要把富裕的国家战略石油储备量,出租给国内的石油商。但原油和油品库存近满又刺激期货价格降低。除中国外,以东亚对低油价的反应较为典型。但必须注意到,在整个世界经济明显衰退和新冠疫情造成许多产业链不同程度断裂的背景下,低油价所带来的对该区经济发展的刺激作用可能被抵消,近年来甚至仍然可能出现经济的负增长。这对经济总量比较大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影响可能更加明显。这里值得关注的是新加坡,其最大的私营石油贸易商兴隆集团目前爆发财务丑闻,不仅促使该集团宣布破产重组,同时也让数十家银行面临不良贷款增加的风险。在全球油价大幅降低的背景下,作为全球燃料油实物贸易巨头之一,兴隆集团的兴衰或将给亚洲石油产业链带来负面的蝴蝶效应[17]

4.1.2?对石油工业上游、特别是油服业有重大冲击

对整个石油工业的不同部分来说,低油价对上游的打击最为直接和严重。以作为这次低油价起始的2019年与2018年相比,位居世界前列也是抗风险能力最强的五大石油公司雪佛龙、BP、埃克森、壳牌、道达尔的年度利润依次降低了80%、67.8%、31%、23%、13%。不言而喻,当油价“低谷”时对其利润的打击也会更大。如果说油价“低谷”使大型石油公司度日艰难的话,那么对于大量的中小公司则是能否继续生存的问题了。对此,上述页岩气中小公司的命运,可为其一例。

在应对这一局面的各项对策中,最“常规”的办法是直接削减开支。据北美44家石油公司的统计,在2019年已削减的基础上,2020年初又决定再减支36%~50%(约244亿美元)。但是形势越来越严峻,各方估计投资的减少幅度应当更大。缩减上游勘探(特别是开拓新区新领域的风险勘探)的投资额对短期利益影响最小,因而它首当其冲,被削减的力度最大。

油服业是为石油工业各环节服务的行业,主要是指为上游勘探开发服务的企业。作为雇主的甲方缩减开支,受影响最大的当然是乙方的油服业。业内专家形象地表示,石油生产投资决策的一小步,是油服市场巨变的一大步。还应补充的是,油服业

的恢复要比油价的恢复慢许多。油价在进入“谷底”后,有缓慢抬升之势,2020年4月24日6月交货的布伦特油价已缓慢抬升至21.44美元/bbl,同期公布的活跃钻井数仅为378台,环比少60台,仍然呈现连续6周的大幅下降之势。在如今的艰难形势下,贝克休斯打出了“组合拳”,除了将其18亿美元的项目重组外,还将在2019年缩减的基础上再削减20%的资本支出,预计2020年全年资本支出仅为7.8亿美元[18]。并购重组也是油服企业战胜“寒冬”的重要措施。2015年在水下作业领域居于世界前列的法国德西尼布公司兼并了同类的先进企业美国FMC技术公司,成为名列第三的油服公司。但低油价下经营不佳,又使两者分成两个相对独立的子公司,德西尼布又与油服巨头哈里波顿达成了并购意向。裁员是西方公司渡过困难的又一重要措施。斯伦贝谢和贝克休斯已裁员数万,法国钻杆制造商瓦克瑞克公司将裁员900人,占其北美员工总数的1/3[19]。行业面临巨大困境,使几大油服巨头也难以支撑,截至2020年3月30日,哈利伯顿、斯伦贝谢、贝克休斯三大巨头股价跌幅依次达74.2%、66.4%、61.7%。如果说几个最大的油服公司尚可艰难地应对求生,那么大量的中小油服公司必将面临倒闭的窘境。据挪威能源咨询公司的统计,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的两个月内,英国和挪威油服市场丧失了49.2亿美元的工作合同,已有占其公司总量20%的超过200家油服公司破产。油服市场萎缩将使500万人的从业人口降低21%[20]

4.2?中国所面临的问题和对策

对新形势下中国油气所面临的问题和对策,也有不少文章做出过全面的分析[21~23],这里仅就目前的特殊情况做补充性的论述。

4.2.1?有利因素

中国是世界石油生产大国,但更重要的是石油进口依存度已超过70%,成为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不言而喻,进口石油价格的降低,对国民经济的发展有有利的一面。据测算,国际油价每下降1美元/bbl,我国进口原油成本将减少40亿美元左右。如果2020年国际油价同比降低30美元/bbl,仅交通运输部门全年就可节省3600亿元左右。这将对有关部门,特别是居民的汽油消费价格降低大有助益。笔者注意到,在影响石油业改革的讨论中经常会提到“要有合适的条件”,这就是指不能因为汽油、燃气等的价格过大提高而明显影响居民的消费和生活。如是,低油价为促进油气改革关键一步的完成创造了条件。但也应该注意到,由于我国特殊的定价政策,原油价格过高或过低并不能给炼油厂和消费带来相应幅度的价格变化。目前国际油价很低,但我国油品价格却明显高于国外,这正是近年来出现油品进口批量走私的原因之一。

4.2.2?值得注意的负面影响

过高的国际油价使我国为原油进口付出了太多的石油美元,其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面对国内油气生产成本与国际油价不小的差距,我们不能仅为了保证国内石油生产量的稳定,或者说要“保障国家石油供应的安全”,而长期大量地以高于国际油价的价格生产。老油田生产条件的日益恶化,正是我国近年来石油年产量低于2×108t的原因之一,这已经是石油公司上下尽力降本增效、扭亏增盈才取得的重要成果。“没有效益的产量1t也不要”正是这一方针的实际体现。至少在我国东部,近年曾以生产成本达到50美元/bbl、内部收益率8%作为经济评价标准的下限。2020年4月中旬,胜利油田东胜公司为了降低石油减产速度新优选的10个项目中,以成本45美元/bbl、内部收益率8%的新标准评价,竟有8个未能通过[24],而这一价格标准仍高于近期国际油价。这种状况显然为各公司的生产带来了巨大的实际困难。

更值得关注的是,我国石油生产的客观规律和现状表明:仅在老油区老领域内进行挖潜增储上产的战术性接替,已很难保证近期年产量能保持在近2×108t左右,必须及时进行新区新领域开拓的战略性接替[25]。后者的完成不仅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近期内难获得收益),而且要耗费巨额投资。按照目前的体制,这个投资石油公司很难全部承担,其相当大的部分需要国家从基建经费中负担。但2020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新基建”涉及的7大领域中,与能源有关的仅有特高压输电和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两项,并不包括油气[26]。考虑到我国2019年已经积累的占GDP总额相当高的负债率,以及新冠疫情以来巨额的支出和相应的收入减少,近期试图从国家收入中再拿出相当大的资金来支持油气的战略接替,是有相当大困难的。

我们常说发现和提出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前提,只有正视困难并认真分析,才能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才能化“危”为“机”。

为了落实中共中央提出的“六保六稳”的要求,探讨新形势下持续发展的对策,2020年4月23日,中国石化召开了有公司内外专家参加的“十四五”宏观形势战略研讨会。会议提出:“与时俱进地明确公司转型发展的方向、领域和重大举措,坚定不移地深耕国内、放眼全球、强化优势、补足短板,着力构建以能源资源为基础、以洁净能源和合成材料为两翼、以新能源新经济新领域为重要增长点的‘一基两翼三新’发展格局,向着打造世界领先的洁净能源、合成材料公司的战略目标,奋勇前进”[27]。显然,这种颇具新意的认识体现了大力践行新发展理念、落实高质量发展要求、努力把握大势大局、密切关注行业动向的战略眼光。这表明:一方面继续坚持把千方百计降本增效作为企业发展永恒的主题,努力增储上产,保障国家对油气不断增长的要求;另一方面把油气工业汇入国家能源转型和能源革命的大计中,进一步发挥大型国营公司在保障国家能源供应和安全中的主导领先作用,成为新形势下石油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为此,各石油公司已经做出了将生产成本高于国际油价的生产量“适度”削减的决定,同时要求全力增加低成本、高效益的天然气产量。

参考文献:

[1]张抗,卢泉杰.油价下跌的根本原因和深远影响[J].中外能源,2015,20(5):1-15.

[2]张抗,白振瑞.低油价新观察[J].国际石油经济,2016,24(8):41-52.

[3]张抗,罗云峰.从剩余产能看新世纪石油供需形势[J].中外能源,2014,19(4):1-5.

[4]陆如泉.价格战真相:对“石油权力”的争夺[N].中国石化报,2020-03-27(5).

[5]钱兴坤,刘朝全,姜学峰,等.全球石油市场艰难平衡发展风险加大——2019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概述及2020年展望[J].国际石油经济,2020,28(1):2-10.

[6]李丽旻.全球炼油业集体忙减产[N].中国能源报,2020-04-20(6).

[7]吴佩.王室“宫斗”升级:小萨勒曼会把沙特引向何方?[N].南方周末,2020-04-16(7-8).

[8]王林.全球减产仍难拯救油价[N].中国能源报,2020-04-20(5).

[9]张景瑜,李小松.WTI油价历史上首次跌入负值[N].中国石油报,2020-04-22(1).

[10]朱彤,王蕾.国家能源转型:德、美实践与中国选择[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5:1-368.

[11]雷闪,黄山明,邹伟.国外机构报告的石油需求峰值研究与启示[J].国际石油经济,2020,28(2):74-81.

[12]刘亮.石油企业更需关注发展战略[N].中国石油报,2020-04-28(5).

[13]陆如泉.战略十年:一位央企战略研究者的自白[M].北京:石油工业出版社,2017:198-201.

[14]张礼貌.美国页岩油或成为国际油价走势的关键[N].中国石油报,2020-04-07(6).

[15]康煜,谢薇,陈建荣,等.2019年世界主要国家油气及相关能源政策[J].国际石油经济,2020,28(2):61-67.

[16]李峻.美国油企或将迎来破产潮[N].中国石化报,2020-04-17(7).

[17]王林.新加坡石油贸易巨头申请破产[N].中国能源报,2020-04-27(7).

[18]孙金朋.应对市场寒冬,贝克休斯打出“组合拳”[N].中国石化报,2020-04-24(7).

[19]鹿雨铃.哈利伯顿或与德西尼布FMC“联姻”[N].中国石化报,2020-04-24(7).

[20]李丽旻.油价狂跌致油服业“入冬”[N].中国能源报,2020-04-06(5).

[21]姜学峰,张运东,朱琪.新形势下提升中国油气产业抗冲击力的思考与建议[J].国际石油经济,2020,28(2):1-6.

[22]董宣.低油价下石油公司如何“绝地求生”[N].中国石油报,2020-04-21(5).

[23]王越,潘继平.新一轮低油价对石油行业的影响及对策建议[J].国际石油经济,2020,28(3):59-64.

[24]王维东,于佳,张康.一场“不欢而散”的论证会[N].中国石化报,2020-04-22(1).

[25]张抗.向新区新领域进军[J].中国石油石化,2019(13):18-27.

[26]黄金萍.被误读的新基建潮[N].南方周末,2020-04-16(9).

[27]刘江波.中国石化召开“十四五”宏观形势战略研讨会[N].中国石化报,2020-04-26(1).

(编辑张峰)

 

 

 

 

 

 

Analysis and Countermeasures against Low Oil Price

 

Zhang Kang1, Zhang Liqin2

(1. SINOPEC Exploration and Production Research Institute, Beijing 100083; 2. Oil and Gas Resources Survey Center, China Geological Survey, Beijing 100083

 

 

[Abstract] The rapid decline in oil prices in early 2020 has had a huge impact on the oil industry and the world economy. The oil prices hit a new low against the relatively low oil prices in early periods, and both the upstream and the downstream of the oil industry are faced with a crisis. The increasingly obvious trend of oversupply of crude oil and the outbreak of COVID-19 epidemic are the primary factors of the crisis, the global economic downturn has made it worse, and the unrest in the world political situation has increased the uncertainty of oil and gas development. The superposition of multiple factors will keep oil prices at low levels in the near future. Since the energy composition changed and the development of oil production have reached a plateau and are about to reach a peak, the oil price may fluctuate at a moderately low level in the medium and long term. This oil price crash will have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upstream of the oil industry, especially the upstream oil service industry, and have a huge impact on the world oil pattern. For China whose dependence on oil imports has exceeded 70%, low oil prices are beneficial to the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economy, but the negative impact deserves attention. This requires us to introduce the new direction of oil development strategy. We should continue to take cost reduction and efficiency improvement as the eternal theme of enterprise development, and strive to increase the reserves and output. Meanwhile, we should integrate the oil and gas industry into the national energy transition plan to ensure the security of energy supply in China. 

[Keywords] low oil price; oversupply; COVID-19 epidemic; change in energy composition; oil service industry; oil development strategy

浏览次数: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