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源 ENERGY OF CHINA

东南亚可再生能源发展思考
严兴煜,高 艺    来源:中外能源    时间:2020-08-12


摘 要 近年来东南亚经济保持良好增长态势,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带动了能源和电力需求的不断增长。东南亚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随着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逐年下降,东南亚地区可再生能源装机持续增长,从2010年的3400×104kW增长到2018年的6400×104kW,其中以水电为主。2018年生物质能、地热、太阳能光伏、风电占可再生能源比重仅为11.8%、6.9%、6%和2.7%。为实施能源发展清洁转型,东盟承诺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在一次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达到23%,东盟各国也在国家能源规划和政策中设置了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此外,东南亚各国还出台了可再生能源发展相关政策法规,简化了审批程序,制定了上网电价机制、竞标/拍卖、自消费方案、优惠贷款、资本补贴等多种激励措施,以推动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然而,目前东南亚可再生能源发展较欧洲、中国等相对滞后,存在化石能源依赖程度高、相关体制机制有待完善、开发外送条件不足、投融资困难等问题。东南亚国家需要加强目标引导、简化准入程序、改善投资环境、优化电网消纳、加强国际合作,以加快能源清洁转型。

关键词 可再生能源 发展目标 激励措施 目标引导 投融资 东南亚

 

作者简介:严兴煜,工程师,2018年毕业于法国里尔中央理工大学电气工程专业,研究方向为电力系统规划、可再生能源消纳,已发表论文10余篇。E-mail:xingyu-yan@geidco.org

 

1前言

东南亚清洁能源资源丰富,为实施能源发展清洁转型,东盟和各国层面都制定了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出台了相关政策法规,制定了上网电价机制等多种激励措施,以推动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然而,目前东南亚可再生能源发展较欧洲、中国等相对滞后,且严重依靠煤炭等化石能源的用能结构也加剧了资源紧张、环境污染和地区能源安全隐患,能源发展清洁化转型迫在眉睫。本文通过分析东南亚可再生能源发展现状及目前面临的各种挑战,结合发展较好的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建议未来东南亚国家要通过强化目标引导、简化准入程序、实施量入为出的补贴政策、改善投资环境、多渠道优化消纳以及加强国际合作等方式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

2东南亚发展基本情况

东南亚发展环境稳定,人口红利明显。近年来受益于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以及产业结构调整,经济保持良好增长态势,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一大亮点。2018年东盟(包括文莱、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GDP总量约为2.94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五位。作为东南亚面积最大的国家,印度尼西亚的GDP总量最高,超过1万亿美元,总人口东盟第一,约2.68亿。而作为东南亚唯一的发达国家,新加坡人均GDP超过6万美元,文莱、马来西亚分别达到3.4万美元和1.1万美元,其余大多国家人均GDP低于4000美元,各国发展差距明显。近年来,东南亚各国积极制定中长期经济发展战略,相继推出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措施,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基于强劲的内需和投资拉动,2018年经济增长率达到5.1%,预计未来东盟经济发展态势将得以延续。

东南亚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带动了能源和电力需求不断增长,当前高度依赖化石燃料的能源系统使东南亚各国面临着无电人口用电、环境污染、气候变化、能源安全及可持续供应等问题。虽然东南亚清洁能源资源丰富,然而当前可再生能源开发还处于起步阶段,各国发展情况各异。

3东南亚清洁能源发展目标

东南亚清洁能源种类多样,水能、地热、太阳能、风能、潮汐能资源丰富。中南半岛的湄公河、伊洛瓦底江、萨尔温江水能资源丰富,水电技术可开发量约1.26×108kW,此外,加里曼丹岛的技术可开发量约4400×104kW,目前开发比例分别为21%和8%。印尼和菲律宾处于环太平洋地热带,其中印尼是全世界地热能蕴藏量最为丰富的国家,约占全球地热资源的40%,地热能技术可开发潜力达2890×104kW;菲律宾地热可开发潜力约120×104kW。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太阳能资源非常丰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太阳能年总辐射量大于1750kW·h/m2。东南亚地区陆上风能资源一般,越南、泰国、缅甸、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沿海区域风能资源良好,部分地区年均风速超过8m/s[1]

东南亚各国致力于发展可再生能源,在东盟和各国层面都制定了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东盟在2016~2025年合作行动计划中提出,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在一次能源供给结构中的占比达到23%,能源强度较2005年水平降低30%。此外,现阶段东盟各国也在国家能源规划和政策中设置了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积极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以实现保

护环境、缓解气候变化、保障能源安全、降低能源价格、增加可再生能源相关领域就业等经济社会效益。各国制定的发展目标中,老挝、菲律宾、印尼、柬埔寨、缅甸和泰国等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的国家其发展目标均高于东盟总体目标,比如水电丰富的老挝、缅甸。印尼计划加快开发包括地热能在内的各类可再生能源,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结构比例超过23%,到2050年至少超过31%,以应对过去严重依赖化石能源的用能结构所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而文莱、越南等国基于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情况,所制定的发展目标低于东盟总体目标。比如文莱,由于具有丰富的油气储量,其计划到2035年可再生能源仅占电力总装机的10%。越南对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大多处于小规模试验阶段,受制于开发成本及投融资困难,其规划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装机仅占总装机的21%。东盟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详情见表1[2]

表1东盟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

国家

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

参考资料

文莱

2035年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达到10%

能源白皮书(2014)

柬埔寨

2020年,大型水电装机达到224.1×104kW,占总装机的约80%

电力发展规划2008—2021(2007)

印度尼西亚

2025年,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生产量的23%,2050年达到31%

国家能源政策(政府第79号文件,2014)

老挝

2025年,可再生能源(不含1.5×104kW以上水电)占终端能源比重达到30%

可再生能源发展策略(2016)

马来西亚

2020年,可再生能源(不含3×104kW以上水电)装机达208×104kW,其中生物质能80×104kW、沼气24×104kW、小水电49×104kW、光伏45.5×104kW、固体废物38×104kW

国家可再生能源政策与行动计划(2015)

缅甸

2030~2031年,水电装机889.6×104kW(占比38%),非水可再生能源装机200×104kW(占比9%)

国家可再生能源政策与规划(草案)

菲律宾

2030年,可再生能源装机达到1520×104kW,其中新增光伏28.4×104kW,地热149.5×104kW

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图(2010)

新加坡

2020年,光伏发电装机达到35×104kW

新加坡可持续发展蓝图(2009)

泰国

2036年,可再生能源占终端能源消费的30%,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达到20.1%

替代能源发展计划(2015)

越南

2030年,可再生能源装机1.3×108kW,占总装机的21%,其中风电2.1%、水电15.5%、生物质2.1%、太阳能光伏3.3%

第428/QD-TTg决议(2016)

 

4东南亚清洁能源发展现状

4.1可再生能源装机

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的数据显示,2018年太阳能光伏和陆上风电的发电成本较2010年分别下降了73.8%和22%。随着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的逐年下降,东南亚地区可再生能源装机在过去几年持续增长。2010~2018年,可再生能源装机从3400×104kW增长到6400×104kW[3],增长了近1倍,其中以水电为主(见图1)。2018年,水电占可再生能源比重为72.5%,生物质能、地热、太阳能光伏、风电分别仅占11.8%、6.9%、6%和2.7%。2017年,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泰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本国总发电量的比例均小于25%,而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水电发电量占本国总发电量的比例达到约40%~85%[4]

2010~2018年新增可再生能源装机最多的国家是越南(970×104kW),其次是泰国(610×104kW)、马来西亚(460×104kW)、印尼(260×104kW)和老挝(255×104kW)。2018年,越南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占东盟可再生能源装机的28.8%、泰国占17.8%、印尼占14.7%、马来西亚占11.6%、菲律宾占11.3%,如图2所示。


分种类来看,泰国、越南太阳能发展迅速。截至2019年7月,越南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达到450×104kW,已超过2020年达到85×104kW的规划装机量。截至2018年,泰国太阳能装机较2014年增长1倍,达到330×104kW,已经超过2036年装机规划的一半。泰国风电装机最多,超过100×104kW,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地热装机分别达到约195×104kW和194×104kW。泰国生物质能装机约409×104kW,印度尼西亚184×104kW,其余国家均不足100×104kW。越南的水电装机最多,约为1800×104kW,其次为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老挝,分别为615×104kW、556×104kW和507×104kW。

4.2可再生能源发展激励政策

4.2.1多种激励措施

东盟各国制定了多种支持政策和激励机制鼓励可再生能源发展,实施清洁化转型。基于不同国情和可再生能源市场成熟度,各国还实施了上网电价、竞标/拍卖、自消费方案、优惠贷款、资本补贴等激励(见表2)。税收激励对可再生能源投资有很大的吸引力,除文莱外,其他国家都实施了相应的税收优惠措施,其中老挝和缅甸除了可再生能源上网目标,激励政策只有税收优惠。“绿证”机制只在菲律宾得到实施,而泰国实施了除此之外的其他所有激励措施,包括资本补贴政策。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都设定了针对各种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中长期目标,制定了上网电价机制,采取额外激励措施支持融资计划,出台了许可机制以及技术标准,并鼓励电网互联促进清洁能源消纳。

4.2.2上网电价

从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和政策成熟度来看,该政策是现阶段最关键的驱动因素。泰国自2007年率先实施,随后是2008年的印尼和越南,以及2011年的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作为市场初期一种有效的激励机制,随着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的进步和成本下降,东南亚各国上网电价也经历了多次调整,各国处于不同的需求和应用阶段。马来西亚和泰国已经成功应用该机制,拉动了对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泰国为特定地区提供额外的电价补贴,其各类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相对东南亚其他四国较高,而高上网电价也促进了装机容量的快速增加。马来西亚开发了上网电价在线申请平台,支持各类可再生能源开发并简化了购电协议,建立了完善且透明的申请流程。分种类来看(见表3)[5]:①小水电。泰国上网电价最高,约15.6美分/(kW·h);越南最低,约5美分/(kW·h);马来西亚和印尼的上网电价在一个价格区间内,其中印尼最低可达6.14美分/(kW·h)。②太阳能光伏。泰国、印尼和马来西亚的上网电价在一个价格区间内,但泰国最高,约18.02~21.81美分/(kW·h),菲律宾和越南分别为16.71美分/(kW·h)和9.35美分/(kW·h)。③风电。泰国、菲律宾和越南采用固定费率,分别约19.29美分/(kW·h)、15.25美分/(kW·h)和7.8美分/(kW·h),而印度尼西亚是根据发电成本确定的一个价格区间。④生物质能。泰国的上网电价最高,不同装机容量为13.5~17美分/(kW·h);菲律宾、越南采用固定电价,分别约12.5美分/(kW·h)和5.8美分/(kW·h);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上网电价分别为6.28~14.28美分/(kW·h)和6.91~7.93美分/(kW·h)。

表2?东南亚国家可再生能源激励机制

国家

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

上网电价

自消费方案

竞标/拍卖

税收激励

优惠贷款

资本补贴

“绿证”

文莱

 

 

 

 

 

 

 

柬埔寨

 

 

 

 

 

印尼

 

 

老挝

 

 

 

 

 

 

马来西亚

 

 

缅甸

 

 

 

 

 

 

菲律宾

 

 

 

新加坡

 

 

 

 

泰国

 

越南

 

 

 

 

 

 

表3?东南亚国家各类可再生能源电价         美分/(kW·h)

国家

小水电

太阳能光伏

风电

生物质能

印尼

6.28~14.28

6~14

6~14

6.28~14.28

马来西亚

6.14~6.65

11~17

 

6.91~7.93

菲律宾

11.34

16.71

15.25

12.5

泰国

15.6

18.02~21.81

19.29

13.5~17

越南

5

9.35

7.8

5.8

 

4.2.3配套发展政策

为了达成既定的清洁能源发展目标,越南自2016年开始允许发电企业竞价上网。印度尼西亚简化了电力生产许可程序,独立发电商可以直接将可再生能源电力出售给国有输配电公司。马来西亚《可再生能源法》明确了可再生能源发电获得上网许可证书条款以及相应的上网电价。菲律宾“能源虚拟共享系统”简化了可再生能源发电审批程序,一般不超过45个工作日。新加坡根据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细化了审批许可条例,并简化了市场注册和结算程序,形成了开放的实时电力批发和零售市场。泰国2017年颁布的《能源工业法》设立了能源监管委员会,负责向所有能源经营者授予许可。目前,东南亚各国主要基于向独立发电商购买电力的方式实现电力并网,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独立发电商贡献了总装机容量的一半以上。

4.2.4投融资

2006~2016年,东南亚可再生能源领域累计投资约270亿美元,2016年约26亿美元(仅包括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市场),分别占世界和亚太地区可再生能源总投资的约1%和2%[6]。由于基数较小,受大型项目完成和政策变化的影响,各水平年投资波动较大。分电源种类来看,2006~2016年,生物质能领域累计投资86亿美元,占比32%;光伏、地热和小水电领域投资分别约74亿美元、44亿美元和38亿美元,风电领域投资相对较少。地热投资主要集中在印尼,而泰国的光伏和风电领域投资增速较快,约占总投资的40%,菲律宾和印尼紧随其后,各占约20%。这其中公共财政发挥了重要作用,2009~2016年,各发展银行已累计向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60亿美元。2019年5月东盟与亚洲开发银行等投资机构宣布,将提供超过10亿美元用于东南亚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最近,金融股权和债务融资的种类有所增加,同时绿色债券和气候基金等渠道资本仍处于起步阶段。

5东南亚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的问题

5.1化石能源依赖程度高,清洁发展目标实现难度大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东南亚地区能源需求也持续高速增长,2000~2018年一次能源需求增长了80%,年均增长3.4%,远高于2%的全球平均水平。东南亚地区煤炭资源丰富,能源供应以化石能源为主,2017年化石能源占比约80%(见图3)。

东南亚目前可再生能源占总能源需求的比重不足15%,且以水电为主。除水能资源较丰富的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以外,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印尼和泰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本国总发电量的比例均小于25%,相比当前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较高的德国(50.7%,截至2019年5月)和中国(38.3%,截至2018年底)等国家差距较大。

除了泰国和越南太阳能装机达到本国规划的装机以外,大部分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已经滞后于所制定的计划,比如新加坡计划太阳能发电装机到2020年达到35×104kW,但截至2018年总装机仅仅20×104kW;马来西亚规划2020年非水可再生能源装机达到20%,然而2017年才达到4%;文莱计划2035年可再生能源装机达到35%,而截至2017年基本为零;老挝计划非水可再生能源装机2025年达到70×104kW,而截至2018年基本为零[4]。从现有的发展趋势推测,按时实现东盟各国制定的清洁能源发展规划难度较大。

5.2体制机制待完善

大多数东盟国家仍然缺乏完全透明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土地许可程序,获取、保留和转让土地使用权的程序复杂,同时漫长的土地购置期和昂贵的购置费用也导致项目开发延误和成本超支。项目许可过程繁琐、漫长,短期内政策多变及可再生能源发电并网指导方针不明确,导致行业投资效率较低。此外,部分国家上网电价政策频繁变动或激励偏低导致其竞争力不足。而另一部分国家较高的上网电价导致特定类型的电源建设申请激增,而超额配置又导致相关激励政策被迫终止。

5.3开发外送条件不足

由于风电、光伏等间歇性可再生能源并网会造成电网电压、频率波动,影响电网电能质量,电网公司除了增加额外的旋转备用容量外,还需要坚强的消纳电网。当前,东盟国家整体网架不强,越南、马来西亚和泰国主网架为500kV,但高压线路较少,其他国家现有主网架电压等级以230kV为主,缅甸、老挝、柬埔寨、菲律宾、印尼尚未建成覆盖全国的统一电网。如印尼各岛屿之间暂未形成统一电网,资源丰富但消纳能力有限的地区,无法为电力需求较大的地区输送清洁的可再生能源电力,限制了可再生能源发展。此外,各国跨境电力合作仍处于初级阶段,跨国联网薄弱,电压等级低,电力交易规模小,目前中南半岛国家之间多以点对网送电或电网单带邻国部分负荷的方式进行双边跨境电力交换,交易总量约600×104kW,仅占总负荷的7%。马来群岛受海洋分割,各岛之间还没有电力通道,因而有限的电网调节能力也制约了可再生能源发展。

5.4投融资困难

政策法规方面,缅甸、柬埔寨、老挝等湄公河下游国家相关法规不完善、资本市场不发达,因而商业风险相对较高。融资方面,吸引私营部门投资的挑战包括项目规模较小、地方金融市场较弱,因而难以为项目再融资、退出和投资风险提供保障等。未来,扩大可再生能源投资也面临着宏观经济、监管和融资方面的挑战。

6建议措施

为尽快实现既定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及巴黎协定中2℃温控目标的要求,未来亟需根据各国资源禀赋及经济发展情况加快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根据国际能源署发布的《东南亚能源展望》中可持续发展情境预测,2035年之后太阳能光伏、水电装机将超过天然气装机,到2040年可再生能源装机将占到总装机的3/4[7]。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预测,为落实联合国“2030议程”和实现应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中2℃温控目标,到2035年东南亚清洁能源装机容量将达到4.7×108kW,占总装机的67%[3]。结合中国、日韩、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经验,建议东南亚国家逐步完善发展机制,从以下几方面加快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

①强化目标引导。目前泰国、越南、柬埔寨、缅甸和老挝等国家正在或即将在2020年更新国家能源计划,通过翔实的资源调查为各类可再生能源设定适当的发展目标,并适时调整。

②优化补贴政策。完善以平准化度电成本附加溢价的上网电价,以激励市场投资。通过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增强市场竞争力,适时推行可再生能源平价上网,以市场化招标方式确定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同时,随着新能源发展逐步进入商业化阶段,扶持和补贴机制应逐步淡出可再生能源政策和管理理念,最终形成政府政策引导与绿色电力市场机制有机结合的政策体系。

③简化准入程序。建立清晰透明的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系统,优化补贴申请和分配程序,政府可通过该系统及时掌握发电信息和建设情况,并调整行业政策,完善开发权获取制度。同时,提供开放式访问平台以便跟踪和监督申请流程,确保可持续发展,并通过定期审查和调整避免暴利。

④改善投资环境。根据东盟能源中心和国际可再生能源署预测,为了达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占东盟一次能源23%的目标,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需求达到2900亿美元。未来,需要进一步简化投资准入程序,完善相关法律法规,降低投资准入门槛,改善地方一级的资本获取途径,吸引绿色债券和气候基金等多渠道资金,以减轻投资风险。欧洲海上风电发展的成功经验表明,政府放宽环境评估和并网管理将有效促进产业大发展。政策法规方面,制定完善且明确的法律和监管框架,实施标准化、透明且符合国际标准的合同标准及流程,提高项目风险回报率。

⑤多渠道优化消纳。通过创新混合多能互补应用形式,协调电网规划与电源建设,制定电源与输电、分布式发电与配电“双”协调规划,保障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加强跨国联网,形成统一互联电网,依靠特高压交直流输电系统实现清洁能源的大范围优化配置,利用电网互联优势解决资源与需求错配问题,为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开发和跨国消纳提供有利条件。

⑥加强国际合作。通过加强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如技术规范制定、建立技术应用示范项目、科技合作基地等,发展氢燃料电池、电动汽车和船舶、生物燃料以及用于高效节能炉灶的生物质颗粒燃料等清洁能源应用技术,通过人才联合培养有效提升区域可再生能源发展技术水平。比如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通过加入全球地热联盟,加强公共与私营部门、政府与非政府间对话,加强合作和协调行动,改善了对地热发电相关投资的扶持框架。

 

 

参考文献:

[1]自然资源保护协会.东盟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重点案例国研究[EB/OL].(2019-04). http://nrdc.cn/information/in-formationinfo?id=206&cook=2.

[2]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亚洲能源互联网研究与展望[M].北京:中国电力出版社,2019.

[3] IRENA.Renewable Energy Market Analysis: Southeast Asia[EB/ OL]. (2018 -01). https://www.irena.org/publications/2018/Jan/Re-newable-Energy-Market-Analysis-Southeast-Asia.

[4] Renewable Energy Institute. Renewable Energy to Replace Coal Power in Southeast Asia: Pragmatism to Deliver a Sustainable Bright Future [EB/OL]. (2019-10). https://www.renewableei.org/pdfdownload/activities/SoutheastAsiaPowerReport_EN.pdf.

[5] ASEAN Centre for Energy, China Renewable Energy Engineering Institute.ASEAN Feed-in-Tariff (FiT) Mechanism Report[EB/OL]. (2018 -06). https://aseanenergy.org/asean-feed-in- tariff-mechanism-report/.

[6] ASEAN Centre for Energy. The 5th ASEAN Energy Outlook: 2015 - 2040 [ EB / OL ] . ( 2017 - 09 ). https:/ / energypedia . info / wiki / Publication_-_The_5th_ASEAN_Energy_Outlook.

[7] IEA. Southeast Asia Energy Outlook 2019 [EB/OL]. (2019 -10). https://www.connaissancedesenergies.org/sites/default/files/pdf-actualites/Southeast_Asia_Energy_Outlook_2019_0.pdf.

 

(编辑 张 峰)

 

Development of Renewable Energy in Southeast Asia

 

Yan Xingyu12Gao Yi12

(1.Global Energy Interconnection Group Co. Ltd. Beijing 100031 

2.Global Energy Interconnection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Beijing 100031)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Southeast Asia has maintained a good momentum of economic growth.The sustainable and stable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has driven the continuous growth of energy and power demand. Southeast Asia is rich in renewable energy resources.As the power generation cost of renewable energy decreased year by year, the installed capacity of renewable energy in Southeast Asia continued to grow from 34 million kW in 2010 to 64 million kW in 2018, with hydropower as the mainstay.In 2018, biomass, geothermal, solar photovoltaic and wind power accounted for only 11.8%, 6.9%, 6% and 2.7% of renewable energy respectively.To implement a clean energy transition, ASEAN has promised that renewable energy will account for 23% of the primary energy mix by 2025, and ASEAN countries have set renewable energy development goals in their national energy plans and policies.In addition,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have formulated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related to renewable energy development, simplified the approval procedures, and introduced multiple incentives such as feed-in tariff mechanism, bidding/auctions, self-consumption schemes, soft loans and capital subsidies, so as to promote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renewable energy.However, currently the development of renewable energy in Southeast Asia is relatively lagging behind compared with Europe and China,  and there are problems such as high dependence on fossil energy, imperfect institutional mechanism, lack of development and delivery conditions, and insufficient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sources.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need to strengthen the target guidance, simplify the access procedures, improve the investment environment, optimize the grid consumption and strengthen th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to accelerate the clean energy transition.

 [Keywords] renewable energy; development goal; incentives; target guidance;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Southeast Asia

 

 

 

 

 

 

 

 

 

 

 

 

 

 

浏览次数: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