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源 ENERGY OF CHINA

新冠疫情对电力行业影响评估
袁家海,张 凯    来源:煤炭经济研究    时间:2020-08-12


摘?要: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全球范围内陆续采取“封城封国”的防疫措施,严重影响了居民的生产生活。从短期来看,疫情对我国三产造成直接冲击的同时,外贸出口受限使得占我国出口比例较高的二产制造业也遭受重创。从中长期来看,若外部冲击一旦转化为内生性冲击,对供需侧造成不可修复性打击,对我国造成较为深远的影响。面对严峻的疫情形势和复杂的国际环境,虽然“新基建”为电力需求释放红利,但疫情后的经济形势和电力需求仍充满不确定性。通过分析疫情现状和后疫情时代形势,将疫情对电力行业影响分为短期和中长期。预测2020年全社会用电量在7.09万亿~7.38万亿kWh,增速在-2%~2%;分产业预测2025年全社会用电量为8.07万亿~8.53万亿kWh,“十四五”期间用电量增速在2.2%~3.4%。在满足电力需求的条件下,2020年煤电发电量在4.3万亿~4.49万亿kWh区间内,则煤电发电量增速在-5.6%~-1.6%左右,预计2020年电力行业煤炭消耗量降为12.6亿tce。

关键词:新冠疫情;影响因素;需求预测;电力行业

中图分类号:F416.2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9605(2020)04-0009-08

Evaluation of the impact of the COVID-19 epidemic on the power industry

Yuan JiahaiZhang Kai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North China Electric Power UniversityBeijing 102206China

Abstract: Since the outbreak of the COVID-19 epidemic, the epidemic prevention measures ofclosing cities and countries have been adopted worldwide, which has seriously affected the production and lives of residents. In the short term, while the epidemic has a direct impact on Chinas tertiary industry, the limited export of foreign trade has also caused the secondary industry manufacturing industry, which accounts for a high proportion of Chinas exports, to be hit hard. In the medium and long term, if external shocks are transformed into endogenous shocks, they will cause an irreparable impact on the supply and demand side and have a far-reaching impact on China. Facing the severe epidemic situation and the complex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 although thenew infrastructurehas released dividends for power demand, the economic situation and power demand after the epidemic are still full of uncertainty. By analyzing the status of the epidemic situation and the post-epidemic era situation, the impact of the epidemic on the power industry is divided into short term and medium and long term. It is predicted that the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of the whole society will be 7.09 trillion to 7.38 trillion kWh in 2020, with a growth rate of -2% to 2% the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of the whole society is predicted to be 8.07 trillion to 8.53 trillion kWh by 2025. During the 14th Five-Year Plan period, the growth rate of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is between 2.2% and 3.4%. Under the condition of meeting the power demand, in 2020, the coal-fired power generation is in the range of 4.3 trillion to 4.49 trillion kWh, then the growth rate of coal-fired power generation is about -5.6% to -1.6%. It is expected that the coal consumption of the power industry in 2020 will drop to 12.6 billion tce.

Key words: COVID-19 epidemic; influencing factors; demand forecast; power industry

 

 

0?引言

新冠疫情在很短的时间内席卷了全球,对全球经济和电力需求造成短期冲击,从中长期角度看新冠疫情影响更为深远。我国虽然有“新基建”对用电需求释放红利,但在消费需求下行的大背景下,新冠疫情又进一步限制了消费需求和以制造业为主的出口贸易受限将拉低用电需求。新冠疫情对电力行业发展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本文首先对新冠疫情现状进行研究,明确防疫措施是战胜疫情的唯一法宝。分析新冠疫情对我国2020年一季度用电需求的影响,进而根据疫情发展趋势对我国2020年用电需求进行预测。其次对后疫情时代的国际形势进行展望,考虑中长期影响电力需求的关键因素,分产业对“十四五”期间用电需求进行展望。最后根据2020年电力供给侧发展情况,预测2020年电力行业煤耗和节煤量。

1?新冠疫情对电力行业短期冲击分析

1.1?疫情现状分析

截至2020年4月21日,我国累计确诊病例84271例,现存确诊病例1651例。通过严格的政府防疫措施、集中医疗资源、居民高度配合的动员能力,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我国得到基本控制。虽然国内疫情得到基本控制,但是疫情在国外迅速蔓延,境外输入病例成为国内防疫新的障碍。由于我国采取较为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疫情在我国第二波爆发的可能性不大。疫情在全球范围蔓延,国外形势不容乐观,美国、西班牙、意大利、德国、法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中国。新冠病毒具有较强的传染性和较长的潜伏期,疫情发展呈现指数增长和波形扩张。截至4月21日,全球累计确诊病例244万例,现存确诊病例163万例,继续扩张趋势明显。美国累计确诊78.8万例,新冠疫情正以指数增长的形势发展,如果控制得当预计疫情病例峰值可达100万例。欧洲由于居民生活习惯不同、加之老龄化影响,疫情病死率较高,西班牙和意大利病死率都高达10%以上,法国病死率高达17.67%。美国和欧洲等国吸取中国疫情防控措施的经验教训,逐渐将疫情控制住,病例曲线峰值逐渐平缓。全球疫情正面临下一波巨大冲击,医疗设施基础较好和政府管控力度较强的国家都受到如此严重的冲击,如中国、美国和欧洲各国。而非洲、南亚(印度)、拉美这些医疗设施基础较差的国家面临更为巨大的疫情风险,这些国家检测能力和卫生防控条件较差,疫情将呈现波浪式持续蔓延。解决疫情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疫苗与特效药,但缺乏临床研究,所以2020年在全球缺乏公共卫生政策协同的情况下,疫情防控前途依然渺茫。

1.2?短期冲击分析

此次新冠疫情的迅速蔓延,我国政府采取及时有效的防控措施,如部分城市采取了“封城”、交通管制、禁止人群聚集等措施抑制疫情发展。随着新冠疫情在我国得到基本控制,各地积极的进行复工复产,新冠疫情对我国第一季度经济发展造成巨大冲击。我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0650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下降6.8%。第一季度全社会用电量累计15698亿kWh,同比下降6.5%。分产业看,第一产业用电量167亿kWh,同比增长4%;第二产业用电量9971亿kWh,同比下降8.8%;第三产业用电量2628亿kWh,同比下降8.3%;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2932亿kWh,同比增长3.5%[1],如图1所示。

第一产业用电量受影响较小,用电增速基本稳定在4%,较2019年稍有降低。2020年1—2月第一产业用电量114亿kWh,同比增长3.9%[2],3月第一产业用电量52亿kWh,同比增长4%,如图2所示。

第二产业用电量在2020年1—2月受影响较为严重,随着陆续复工复产,在3月稍有回升但较去年下滑严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疫情影响最严重的2020年1—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38.3%,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下降高达87%。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13.5%。通用及专用设备制造降幅分别为28.2%和24.4%。受新冠疫情影响复工时间推迟,工业企业在2020年2月陆续复工直接导致第二产业用电量6221亿kWh,同比下降12.0%,增速比2019年同期回落13.2个百分点。3月全国第二产业复工复产进度加快推进,主要工业经济指标降幅大幅度收窄,呈现改善趋势。2019年的3月同比增长8.5%,增速也是一年中最高的月份。2020年3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1%,比1—2月大幅收窄了12.4个百分点,3月规模以上工业产出水平基本恢复到了2019年同期水平[3]。3月第二产业用电量3750亿kWh,同比下降3.1%,如图2所示。未来受国外疫情影响,外贸出口的不确定会导致二产用电量恢复并不顺利。

第三产业是受新冠疫情冲击最大的产业。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对交通运输业、住宿餐饮业、教育文化娱乐业等行业无疑产生巨大的直接影响。疫情短期内对消费需求打击较大,短期经济发展停滞。2020年1—2月,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下降12.2%,主要是由于零售业和餐饮业的消费断崖式下跌。2019年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在作为消费最旺的春节假期期间的销售额超过1万亿元,而2020年餐饮、酒店、旅游、娱乐和交通等行业出现断崖式下跌。2020年春节假期期间发运旅客1.9亿人次,比2019年春运下降低73%。根据宏大研究院的研究来看,疫情给旅游业带来的收入损失超过5000亿元,相当于2019年一季度GDP的2%左右。值得注意的是,餐饮、旅游和酒店的传统服务业不景气的同时,为新兴服务业带来良好的发展,2020年1—2月,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分别增长10.1%和0.7%。疫情影响使得1—2月第三产业用电量1928亿kWh,同比下降3.1%,增速比2019年同期回落13.6个百分点。随着3月各大城市解封,各行业复工复产,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下降9.1%,降幅较1—2月收窄3.9个百分点,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1.8%,比2月回升21.7个百分点。其中,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零售业和货币金融服务等行业商务活动指数相对较高,分别为59.3%、60.6%和62.9%。从市场预期看,服务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为56.8%,比2月回升17.1个百分点。虽然有向好趋势,但仍与正常状态的三产情况有一定差距。这也导致3月第三产业用电量702亿kWh,同比下降19.8%,如图2所示,下滑进一步扩大,未来三产用电量恢复仍受限制。

城乡居民用电量稍有下降基本恢复正常水平。2020年1—2月,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1940亿kWh,同比增长2.4%,增速比2019年同期回落8.7个百分点。3月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988亿kWh,同比增长5.3%,如图2所示。

1.3?2020年用电需求预测

综上分析,根据疫情防控的进展程度,本文分3种情景预测2020年电力需求,如图3所示。

乐观情景:国内疫情在2020年4月末基本结束,美国、欧洲各国疫情在6月末得到基本控制,非洲、南亚、拉丁美洲国家疫情在2020年年底得到控制。美国、欧洲等国疫情得到控制,国际贸易在第三、四季度逐渐恢复正常,外贸出口降幅收缩,沿海城市制造业用电量高速回弹。与此同时,国内各企业积极复工,疫情过后政府出台强力基建投资——“新基建”拉动高耗能行业用电量。我国政府出台刺激政策鼓励消费扩大内需,三产服务业在下半年迎来“报复式”回升。预测此类情景,2020年全年全社会用电量在7.38万亿kWh,增速为2%。其中,第一产业用电量增速稳定在4.5%;第二产业用电量增速随着贸易恢复,基建投资拉动,回升至1.4%;刨除极端天气影响,第三产业用电量增速为2.5%;城乡居民用电量增速为5%。

悲观情景:国内疫情在2020年5月末基本结束,美国、欧洲各国疫情在8月末得到基本控制,非洲、南亚、拉丁美洲国家疫情在2020年年底仍处于爆发阶段。美国、欧洲等国疫情得到控制,国际贸易在第四季度逐渐恢复。“新基建”政策对工业用电量起到一定拉动作用,三产服务业稳步回升。预测此类情景,2020年全年全社会用电量在7.23万亿kWh,增速为0%。其中,第一产业用电量增速稳定在4.5%;第二产业用电量增速随着贸易恢复,基建投资拉动,降幅收缩至-0.8%;刨除极端天气影响,第三产业用电量增速为-1%;城乡居民用电量增速为5%。

最坏情景:国内疫情在2020年5月末基本结束,美国、欧洲各国疫情在10月末得到基本控制,随着非洲、南亚、拉丁美洲国家疫情处于爆发阶段,美国、欧洲迎来境外输入第二波爆发,全年出口贸易持续低迷。“新基建”并未按照预期速度落实,人均收入下行抑制消费,三产服务业不景气。预测此类情景,2020年全年全社会用电量在7.09万亿kWh,增速为-2%。其中,第一产业用电量增速稳定在4.5%;第二产业用电量增速降幅收缩至-3%;刨除极端天气影响,第三产业用电量增速为-3.5%;城乡居民用电量增速为5%。

2?新冠疫情对电力行业中长期影响分析

2.1?后疫情时代形势分析

全球范围为阻止新冠疫情蔓延,采取相应的防疫措施是战胜疫情的唯一选择。对全球经济产生短期冲击无疑是巨大的,从中长期的影响来看更为深远,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形势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急剧跌入负增长[4],如图4所示。但此预测的基线假设是2021年局部出现经济复苏,而实际情况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本文认为在特效药的推出或者疫苗面世之前,控制疫情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封国封城”。根据历史来看,任何外部冲击对经济的影响都是短暂的、一次性的,冲击过后,在政府强力的反周期政策的操作之下,经济和金融市场都会出现“V”型反转。但根据目前的疫情来看必须要战胜疫情,这是唯一的选择,为控制疫情实施的公共卫生措施必然导致经济衰退。如果形成国际经济金融合力,在疫情冲击后,在政府强力的反周期政策的操作之下,经济会出现“V”型反转,正如各机构预测。经济面临衰退,尚无法判断全球疫情何时能结束,若未形成国际经济金融合力,对全球经济恢复和供应链的修复挑战巨大,若外部冲击一旦转化为内生性冲击,对供需侧造成不可修复性打击,将导致经济大萧条,所以经济复苏最好的情况是以“U”型回升。

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中国正面临层出不穷的“黑天鹅”,民粹主义大抬头、贸易保护、国际生态恶化等未知的“黑天鹅”随时会升起。中美关系会更加恶化,美国会更加不择手段针对中国。疫情发展期间,全世界回到“城堡经济”时代,产生了切断供应链、产业链和“去全球化”“去中国化”的效果。进而发展成国际贸易孤立中国、货币政策孤立中国、供应链断开中国、油气不供中国,这使中国正面临着外部环境的长期重大变化。

2.2?电力需求影响因素分析

2.2.1?电能替代和电气化率提高拉高用电需求

电能替代加速,电气化率攀升。“十三五”电力规划提出到2020年,实现能源终端消费环节电能替代散烧煤、燃油消费总量约1.3亿tce,电能替代新增用电量达到4500亿kWh[5]。“十三五”期间,电能替代取得较大进展,如图5所示。“新基建”中明确包含新能源充电桩、城际快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等领域,与此同时也将进一步拉动电能替代量。根据国家有关政策和电网公司的行动计划,“十四五”期间电能替代会持续抬高电力消费。但电能替代不过是把未来终端消费要转为用电的部分能源需求提前释放或实现,因此从长期来看对拉升电力需求作用不大。电能替代从中长期看则是电气化的必然趋势,预计“十四五”期间年均电能替代量可达2000亿kWh,占全社会用电量的3%左右。

2.2.2?新旧动能转换

我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经济由过去高速增长变为中速增长,由过去30年的平均10%下降到如今的6%左右。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消费和服务业取代投资、出口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新经济对于经济增长贡献和重要性日益提高,但是传统产业仍然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新旧动能”共同构成新常态背景下支撑经济增长的力量。要推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加快成长,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发展新经济。对于“旧动能”,实行产业转型升级和提升发展效率和质量,可转换为“新动能”。

新动能开始发轫,旧动能尚未退出。我国第二产业用电占比在70%以上,其中四大高耗能行业用电占二产用电比例达到40%[6],因此多年来全社会电力需求增速走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耗能行业。“十三五”期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我国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时期,以四大高耗能行业为代表的旧动能用电量增速下降,但用电量仍处高位徘徊。以高科技及装备制造业(主要包括通用及专用设备制造业和交通运输、电气、电子设备制造业)为代表的新动能用电量高速攀升,但尚未形成规模,如图6所示。

 “十四五”期间,高耗能行业虽已进入峰值期,但受“新基建”建设期拉动影响,加上供给侧改革出清带来的效益改善和电改释放的降本红利,一定时期内部分行业还有产量上升的势头,叠加环保治理、重点区域控煤因素,行业用电仍有增长空间。“新基建”在“十四五”期间将拉动新动能用电量。但高科技及装备制造业主要分布在我国沿海城市,受新冠疫情影响,对我国出口贸易冲击巨大,正如前面介绍,我国出口商品主要集中于高科技及装备制造业,拉低新动能用电量。所以新旧动能转化期,旧动能用电量仍有上升空间,新动能用电量增速不稳定,电力需求易出现“大起大落”。

2.2.3?数字经济引领用电量新增长点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和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作为新兴行业的代表,“十三五”期间用电量增速高速增长,这主要依托于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2019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用电量增速16.2%,如图7所示。2018年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用电量增速11.7%,如图8所示。


 “十四五”期间,我国“新基建”逐步落实。从需求侧,新基建有助于扩大有效需求,稳增长和稳就业,服务于消费升级,更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从供给侧,新基建有助于扩大有效供给,释放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为中国创新发展特别是抢占全球科技创新至高点创造基础条件,随之而来的是对电力行业高能耗的红利。根据实际检测结果,5G单站功耗是4G单站的2.5~3.5倍,AAU功耗增加是5G功耗增加的主要原因。单站满载功率近3700W,需对现网电源、配套进行提前扩容。以中国移动举例,2018年中国移动的年度耗电量是245亿kWh,在5G普及后,年均耗电量将达800亿kWh。可见对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用电量起到的是3~4倍的拉动作用。

我国产业结构正在向高端化、服务化方向调整,工业加快由资源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传统高耗能行业的产能和产量趋于饱和,发展趋缓甚至出现萎缩,而高加工度、高科技含量制造业以及信息技术、物流快递、文化娱乐等现代服务业正快速发展,这使得结构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的削弱作用逐渐显现,将平抑经济增长和短期因素带来的电力需求增长大幅增长。

2.3?中长期电力需求预测

“十四五”是我国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旧动能(四大高耗能行业)逐步退出,新动能(高科技及装备制造业)发轫。“新基建”作为新国策,重在引领新兴行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带动经济增长,对我国用电量具有较大提升。疫情对我国用电量短期冲击巨大,随着疫情蔓延,全球经济衰退甚至可能出现大萧条,疫情对我国中长期用电量影响较为深远,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2.3.1?第一产业用电量预测

“十三五”期间农业生产形势良好。从2020年的情况来看,春耕春播有序推进,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再加上当前农业生产条件、农业生产形势总体有利。其中,2020年一季度第一产业增加值下降,主要是畜牧业拖累的原因。说明我国粮食供应能力强,市场供求关系总体稳定,第一产业用电量趋于稳定。预计“十四五”期间第一产业用电量增速稳定在4.5%。

2.3.2?第二产业用电量预测

“十四五”正是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四大高耗能行业退出,高科技及装备制造业发轫逐渐形成规模。我国是制造业大国且出口商品主要以高科技及装备设备制造业为主,全球经济衰退和去中国化对我国制造业冲击十分严重,但我国依然拥有先进的生产线和较低的制造成本优势,去中国化程度仍具有不确定性。针对复杂的国际环境,本文通过两种情景对“十四五”期间第二产业用电量进行预测。

悲观情景:后新冠时代将是一个民粹主义大抬头,贸易保护,国际生态恶化,未知的“黑天鹅”(国际贸易孤立中国、货币政策孤立中国、供应链断开中国、油气不供中国等)随时会升起,中美关系更加恶化,我国将面对的是一个恶劣的国际环境。在缺乏有效的激励政策或新的市场情况下,外生冲击转变为内生冲击导致供应链断裂,将对供给侧造成难以修复的损伤。“新基建”作为推动产业转型和新经济发展的重要国策,对四大高耗行业和高科技及装备制造业释放红利,单纯依靠新经济建设拉动用电量效果有限,扩大内需成为关键。此情景下,预测“十四五”期间第二产业用电量为4.88万亿kWh,年均增速在0.4%(在2020年最坏情景下)。

乐观情景:后新冠时代全球经济“U”型回升,外贸形势逐渐恢复。部分产业链发生迁移,对整体影响不大,我国制造业保持正常水平发挥,且“新基建”稳步落实对高耗能行业和高科技及装备制造业具有一定拉动作用。第二产业用电量形势低位整体向好发展。此情景下,预测“十四五”期间第二产业用电量为5.23万亿kWh,年均增速在1.3%(在2020年悲观情境下)。

2.3.3?第三产业用电量预测

“十四五”期间,我国“新基建”逐步落实。“新基建“主要包括5G基站建设、特高压、城际快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领域,其中5G基站建设、城际快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对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和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等新兴行业拉动三产用电水平。全球网络流量以每年25%的速度增长,数据中心的数据量更是以40%的速度不断膨胀。数字产业大约消耗全球电量的8%,华为公司的研究人员预计,至2025年,数字产业可能会消耗全球20%的电力。预计2025年我国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用电量将达到2182.4亿kWh左右,年均增速15.6%。2025年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用电量将达3031.2亿kWh,年均增速9.7%。”十四五“期间消费下行,加之疫情影响2020年用电量基数,商业、住宿和餐饮业增速较“十三五”期间增速小幅下滑。全球经济衰退,甚至大萧条,在“十四五”前两年金融、房地产行业用电量呈现疲软态势。预计“十四五”期间第三产业用电量在1.73万亿kWh到1.81万亿kWh,年均增速在8%~9%。

2.3.4?城乡居民用电量预测

城乡居民用电量增长较为稳定,随着家具智能和5G网络应用提升居民用电水平。气候状况不断恶劣,极端天气现象频出,导致城乡居民用电量波动较大。预计城乡居民用电量会保持波动稳定增长,2025年城乡居民用电量在1.35万亿kWh到1.38万亿kWh,年均增速在4.8%~5.3%。

本文认为,在2020年最坏情景下的全社会用电量基数下(7.09万亿kWh)2025年全社会用电量在8.07万亿kWh,“十四五”期间用电量增速在2.2%。在2020年悲观情景下的全社会用电量基数下(7.23万亿kWh),2025年全社会用电量在8.53万亿kWh,“十四五”期间用电量增速在3.4%。其中三产及居民用电量占比达38%,二产用电量占比下降至61%,如图9所示。

3?新冠疫情影响下2020年电煤研判

根据“十三五”前4年各类电源的装机增速和实际发电项目建设情况,疫情对各类电源装机增速影响不大。预计2020年全国发电装机容量为21.32亿kW,增速6.1%,如图10所示。

据此测算,在满足不同情景用电需求的情况下,各类电源取合理利用小时数见表1,煤电发电量在4.3万亿~4.49万亿kWh,则煤电发电量增速在-5.6%~-1.6%。在综合以上分析,2020年疫情对电力需求带来波动时,新能源装机飞速发展的同时,光伏、风电装机规模和利用率进一步提高,电力供应完全可以保障需求,煤电发电量负增长新增电量全由新能源提供。煤电利用小时数进一步压低表明煤电过剩规模进一步扩大,煤企的经济效益面临进一步下滑,这预示着煤电资产搁浅风险加大。在新能源快速发展的同时,煤电对电力系统灵活性的贡献也存在不足。

表1?预测2020年各电源利用小时情况

电源

气电

其他

水电

核电

风电

太阳能

利用小时/h

2700

1700

3700

7400

2150

1350

 

采用省间经济调度,基于2014年数据的研究表明可贡献5%~6%的节煤量[7]。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由2019年27.8%增至29.2%。平均供电煤耗降至305gce/kWh。因此强化供给侧改革措施,通过进一步提高能效、加强可再生替代、改善弃风弃光情况、推广经济调度等手段最大程度地控制煤炭消耗。

通过加强电力需求侧管理控制电力煤炭消费[8],加强可再生替代,经济调度替代三公调度降低平均供电煤耗等手段降低发电煤耗[9-10]。为满足前文对2020年高情景用电量的预测(2020年7.38万亿kWh),结合对其他电源装机及利用率的预判,合理量化煤电电量空间,本文预计2020年电力行业煤炭消耗量约为12.6亿tce;通过需求侧管理、可再生替代、经济调度等手段在供给侧充分挖掘节煤潜力,可以实现2020年节约标煤1.078亿t,如图11所示。

4?结论

2020年在全球缺乏公共卫生政策协同的情况下,疫情防控前途依然渺茫,短期内对电力需求冲击巨大。根据疫情防控的进展程度,本文分3种情景预测2020年电力需求,预计2020年电力需求在7.09万亿~7.38万亿kWh。

经济已经面临衰退,若外部冲击一旦转化为内生性冲击,对供需侧造成不可修复性打击,将导致经济大萧条,所以经济复苏最好的情况是以“U”型回升。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民粹主义大抬头,贸易保护,国际生态恶化等未知的“黑天鹅”随时会升起,这使中国正面临着外部环境的长期重大变化。

电能替代、电气化率、新旧动能转换、数字经济成为未来影响电力需求的关键因素。预计2025年全社会用电量在8.07万亿~8.53万亿kWh,“十四五”期间用电量增速在2.2%~3.4%。高情景下三产及居民用电量占比达38%,二产用电量占比下降至61%。

在满足电力需求的条件下,各类电源取合理利用小时数,2020年煤电发电量在4.3万亿~4.49万亿kWh区间内,则煤电发电量增速在-5.6%~-1.6%左右。电力供应完全可以保障需求,煤电发电量负增长新增电量全由新能源提供。煤电产能过剩、经济效益下滑、灵活性不足和资产搁浅问题更加突出。预计2020年电力行业煤炭消耗量约为12.6亿tce;通过需求侧管理、可再生替代、经济调度等手段在供给侧充分挖掘节煤潜力,可以实现2020年节约标煤1.078亿t,预计“十四五”期间迎来电力煤耗峰值。

参考文献:

[1]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 2020年1-3月份电力工业运行简况[EB/OL].(2020—04—24)[2020-04-25]http://www.cec.org.cn/guihuayutongji/gongxufenxi/dianliyunxingjiankuang/2020-04-24/201436.html.

[2]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 2020年1-2月份电力工业运行简况[EB/OL].(2020—03—24)[2020-04-25]http://www.cec.org.cn/guihuayutongji/gongxufenxi/dianliyunxingjiankuang/2020-03-26/200171.html.

[3]国家统计局. 2020年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1.1%[EB/OL].(2018—04—17)[2020-03-12]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004/t20200417_1739328.html

[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经济展望[EB/OL].(2020—04—14)[2020-03-12]https://www.imf.org/zh/publications/weo

[5]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EB/OL].(2016—12—26)[2020-03-12]http://www.cec.org.cn/yaowenkuaidi/2016-12-26/162924.html.

[6]华北电力大学.“十三五”电力煤控中期评估及后期展望[EB/OL].(2019—05—21)[2020-03-12]http://www.cpnn.com.cn/zdyw/201905/t20190521_1134235.html.

[7]袁家海,徐燕,雷祺.电力行业煤炭消费总量控制方案和政策研究[J].中国能源,2015,37(3):11-17.

[8]袁家海,雷祺,王杨.经济新常态下中国电力需求展望及煤电前景分析[J].中国能源,2015,37(7):21-27.

[9]袁家海,张文华.中国煤电过剩规模量化及去产能路径研究[J].中国能源,2017,39(8):14-20.

[10]袁家海,张凯.“十三五”中后期我国煤电发展转型研究及未来预测[J].中国煤炭,2019,45(8):13-19.

 

作者简介:袁家海(1979—),男,安徽肥东人,教授,博士生导师,《煤炭经济研究》青年专家委员会委员。主要从事能源经济环境建模与分析、电力规划与低碳转型、可再生能源政策领域的研究。E-mail:yuanjh126@126.com

责任编辑:柳妮

 

 

浏览次数: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