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源 ENERGY OF CHINA

全球油气勘探形势回顾与2020年展望
史卜庆,王兆明,温志新,万仑坤,徐 宁    时间:2020-05-04

 

摘要:随着2018年全球勘探活动投入加大,2019年全球油气勘探新发现成效显著,储量增长幅度明显,呈现天然气发现占比高、新区新领域风险勘探和成熟探区滚动勘探并驾齐驱、新领域发现集中在海域等特点。除了伊朗Eram、俄罗斯喀拉海Dinkov等新发现外,BP公司在毛里塔尼亚海域发现巨型天然气田,道达尔公司在南非奥特尼瓜盆地发现凝析气田,雷普索尔公司在南苏门答腊盆地发现基岩气藏,这些都是受关注的2019年全球油气勘探新发现。预计2020年,全球油气勘探将持续保持积极态势,这些海域油气勘探开发将进入新一轮投资周期,圭亚那、加勒比海、南大西洋南段和东地中海等是重点关注的勘探区域。

关键词:油气勘探;天然气;深水;LNG

 

Global oil and gas exploration review and 2020 outlook

SHI Buqing1, 2, WANG Zhaoming2, WEN Zhixin2, WAN Lunkun2, XU Ning1

(1. China National Oil and Gas Exploration and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2. PetroChina Research Institute of Petroleum Exploration and Development )

Abstract: With the increase of investment in global exploration activities in 2018, new discoveries in global oil and gas exploration have achieved remarkable results in 2019, with a significant increase in reserves, showing the characteristics of high proportion of natural gas discovery, the new discoveries both from frontier areas and matured basins, and the proved new plays mainly from offshore, etc. In addition to new discoveries including Iran’s Eram, Russia’s Dinkov in the Kara Sea, BP’s giant gas field of Mauritania offshore, Total’s condensate field in South Africa’s Outenique Basin, and Repsol’s bedrock gas reservoirs in the south Sumatra Basin are remarkable oil and gas exploration highlights with the global attention in 2019. It is predicted that the global oil and gas exploration will continue to maintain a positive trend in 2020, and the oil and gas explor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the offshore area will enter a new investment cycle. The exploration in Guyana offshore, the Caribbean offshore, south section of SouthAtlantic and East Mediterranean areas deserve more attention and expectation.

Key words: oil and gas exploration; natural gas; deep water; LNG

 

2018年以来,国际油价逐步复苏,全球油气勘探投资和工作量不断增加,BP、道达尔、埃克森美孚等国际大石油公司勘探活动日趋活跃。2019年,全球新增常规油气储量与上年相比增幅明显,油气勘探新发现呈现多个新特点,在常规天然气勘探、新区新领域风险勘探、成熟探区滚动勘探等方面进展显著,深水超深水油气勘探继续保持高峰增长,并在伊朗、毛里塔尼亚、南非海域等出现了勘探新亮点。预计2020年及其后一个时期,全球油气勘探将持续保持积极态势,其中圭亚那、加勒比海、南大西洋南段和东地中海等区域值得密切关注。

1     2019年全球油气勘探的主要特点

根据IHS和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等咨询机构的数据库统计分析[1-3],2019年,除美国本土以外全球共有234个常规油气勘探新发现,新增油气2P可采储量153.9亿桶,较2018年增加88.3%,增幅非常明显。其中,新增石油可采储量51.3亿桶,占33.4%;新增天然气可采储量102.6亿桶油当量,占66.6%(见图1、表1)。

图1 2019年全球主要常规油气勘探新发现分布

资料来源:IHS[1], Wood Mackenzie[2]

表1 2019年全球前十大常规油气发现

序号

油气田

国家

盆地

石油2P可采储量

(亿桶)

天然气2P可采储量(亿桶油当量)

作业者

最大水深

(米)

1

Eram

伊朗

扎格罗斯

1.35

22.88

伊朗国家石油公司

陆上

2

Dinkov

俄罗斯

西西伯利亚

0

24.28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70

3

Orca

毛里塔尼亚

塞内加尔盆地

0.26

15.52

BP

2510

4

Glaucus

塞浦路斯

埃色托尼盆地

0.02

7.75

埃克森美孚

2063

5

Afina

加纳

塔诺盆地

5.00

1.38

斯普林菲尔德

1027

6

Lang

Lebah

马来西亚

曾母盆地

0.042

5.17

泰国国家石油公司

89

7

Brulpadda

南非

奥特尼瓜

0.65

4.34

道达尔

1430

8

Yellowtail

圭亚那

圭亚那滨海

3.50

0.60

埃克森美孚

1694

9

Dalam

印度尼西亚

南苏门答腊

0.08

3.62

雷普索尔

陆上

10

Tilapia

圭亚那

圭亚那滨海

2.70

0.62

埃克森美孚

1783

 

2019年,全球勘探新发现油气田储量大于5亿桶油当量的巨型油气田有7个,大于1亿桶油当量的大型油气田有32个,这些巨型和大型油气田的个数仅占12.8%,但油气2P可采储量占85.8%。

在2019年全球常规油气勘探新发现中,储量居前3位的国家分别是伊朗、俄罗斯和圭亚那(见图2),储量居前3位的盆地分别是扎格罗斯、西西伯利亚和圭亚那滨海盆地(见图3)。虽然2019年全球油气田新发现个数仅比2018年增加8个,但平均单个油气田的储量规模较2018年增加82%。

图2 2019年全球勘探新发现储量居前10位的国家

 

图3   2019年全球勘探新发现储量居前10位的盆地

总结2019年全球常规油气勘探活动与新发现,总体呈现以下3个显著特点。

1.1 天然气新发现增长迅猛,这是国际石油公司和资源国积极布局的结果

随着能源清洁化的需要,国际石油公司纷纷将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LNG)业务作为公司中长期发展的战略目标,积极布局天然气勘探,伊朗、阿联酋等国家也开始重视天然气勘探开发。随着LNG技术的进步,天然气从发现到商业化的窗口期不断缩短,埃尼公司在埃及地中海创下了最快3.5年的新纪录,这进一步坚定了石油公司加大天然气勘探力度的信心。

2010年以来,全球常规天然气年度新增储量占比均超过一半,2015年占比曾一度高达75%,主要是得益于东地中海Zohr气田的发现。2019年,全球常规天然气新增储量占比达66.6%,与2018年相比上升非常明显(见图4)。

图4 2010—2019年全球勘探新发现及天然气储量占比

2019年全球油气储量增长前十大盆地中,有7个盆地新发现以天然气为主;全球油气增长前十大国家中,伊朗、俄罗斯、毛里塔尼亚、塞浦路斯和马来西亚均以天然气发现为主。2019年全球前十大油气发现中,前4位均为天然气发现。其中,伊朗一改以往不重视天然气勘探的策略,2019年10月在该国法尔斯省Deng构造上钻探Deng 1探井,井深约4630米,在三叠纪Kangan组和二叠纪Dalan组发现了Eram巨型天然气田,成为业界较为公认的2019年最大发现,也揭示扎格罗斯构造带向南部延伸的众多长轴背斜构造仍具有很大的天然气勘探潜力。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在西西伯利亚盆地喀拉海的风险勘探发现了Dinkov大型天然气田;BP公司在西非毛里塔尼亚海域风险勘探新领域获得规模天然气发现;埃克森美孚公司在塞浦路斯海域获得新发现,使得东地中海证实的天然气成藏组合进一步延伸到塞浦路斯地区。

在2019年国内油气勘探成果中,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的天然气发现也占据主体。其中,塔里木盆地库车博孜-大北地区和中秋构造、四川盆地二叠纪火山岩天然气勘探取得重要突破[4],均反映了这一趋势。

1.2 油气发现仍集中在海域,特别是被动陆缘盆地的新领域

近10年来,全球海域勘探年度新增储量平均占新增总储量的六成以上。2019年,全球前十大勘探新发现中有8个位于海域,其中6个位于深水超深水。全年全球海域共发现油气田99个,占总数的42%;新增2P油气可采储量100亿桶油当量,占总储量的65%;深水超深水油气发现占整个海域新发现的51%(见图5)。在2019年新发现的油气田中,有61%位于被动陆缘盆地,主要以新领域开拓为主,包括道达尔公司在南非海域开拓了白垩系重力流砂岩成藏组合新领域、必和必拓公司证实加勒比海东北部超深水上新统砂岩成藏组合、BP公司证实了毛里塔尼亚海域白垩系盆底扇成藏组合等。预计这一趋势将持续引领2020年及未来一段时期的储量增长。

图5 2010—2019年全球勘探新发现地域分布及海域储量占比

1.3 成熟探区滚动增储成效显著,未来应重点关注新成藏组合

成熟探区具有地质认识清楚、配套设施完善的特点,在勘探成功率和最小经济门槛方面具有相对优势。基于已有地质认识和技术进步,成熟探区和成熟盆地在“三新”(新区带、新层系、新类型)领域仍存在较大的资源潜力。2019年全球勘探活动成果表明,成熟探区的滚动勘探取得了显著成效,新增储量占全球新增总储量的60%。在2019年前十大勘探新发现中,有3个来自成熟探区。其中,排名第5位的是泰国国家石油公司在马来西亚海域发现的Lang Leba中新统生物礁天然气藏,近10年来,该类生物礁气藏勘探成功率高达55%,但地层高温高压是制约勘探成功的主要因素;排名第9位的是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和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在印度尼西亚南苏门答腊盆地发现的Kaliberau天然气田,储量主要分布于传统目的层之下的基岩裂缝储层中。此外,2019年不同石油公司在北海地区共新发现25个油气田,包括中国海油发现的Glengorm凝析气田,主要位于伏令盆地和中央地堑的地层和岩性圈闭中。由于北海地区的配套设施完善,地质储量在1亿桶以上的油气田便可实现经济开发。

2 受关注的2019年全球油气勘探新发现

2019年,除了上述伊朗Eram、俄罗斯喀拉海Dinkov等新发现外,全球油气勘探还出现以下新亮点。

2.1 BP公司在毛里塔尼亚海域发现巨型天然气田

长期以来,科斯莫斯(Kosmos)公司在大西洋两岸的白垩系阿尔必-土伦阶深水沉积的勘探颇有所获,尤其是2007年在西非加纳地区发现了Jubibee巨型油田,之后该公司持续布局西非地区海域白垩系成藏组合的油气勘探。2012年,科斯莫斯公司从毛里塔尼亚政府获得C-8、C-12和C-13共3个海上区块100%权益;2014年8月,从塞内加尔石油公司获得Saint- Louis Profond和Cayar Profond两个区块60%权益,并担任作业者;2015年5-11月,科斯莫斯公司于C-8/SL Profound区块发现了Tortue气田。2016年,BP公司斥资9.16亿美元获得科斯莫斯公司上述6个区块62%的权益,并担任作业者,其中5.3亿美元用于垫付开发Tortue气田所需投资。2016年和2017年,BP先后在塞内加尔海域发现了Terange和Yakaar气田。壳牌、埃克森美孚和道达尔公司也快速跟进,进入该领域进行油气勘探。

2019年,BP公司毛里塔尼亚在C-8区块发现Orca气田。Orca气田位于毛里塔尼亚近海约125千米处,发现井Orca-1井深5266米,水深2510米,位于所在背斜圈闭的下倾方向,距离构造高点约7.5千米,主要目的层是下白垩统阿尔必阶成藏组合,最终钻遇纯气层36米,其中11米位于上白垩统塞诺曼阶,其余位于下白垩统阿尔必阶。钻探结果与钻前AVO(振幅随偏移距的变化,Amplitude variation with offset)预测高度吻合,目前已钻9口探井全部取得成功,证实其为构造-地层复合气藏,拓展了白垩系新的含气层系,估算天然气2P可采储量约10万亿立方英尺(2830亿立方米),进一步明确了长达400千米的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海域被动陆缘盆地的油气富集规律(见图6)。

图6 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海域碳酸盐岩台地边缘已发现油 气田分布

2.2 道达尔公司在南非奥特尼瓜盆地发现凝析气田

2013年,道达尔公司从加拿大自然资源公司获得南非深水11B/12B区块50%的权益,并担任作业者。2019年2月7日,道达尔宣布在该区块发现Brulpadda凝析气田。南非11B/12B区块是道达尔2019年在全球最大的勘探目标,这意味着该公司在该区块的风险勘探终获成功。南非11B/12B区块属于奥特尼瓜盆地,前期道达尔在区块内识别出了5个白垩系阿普第-阿尔必期同裂谷断块与盆底扇和河道砂复合体目标,Brulpadda圈闭是其中规模最大的目标,面积为80.8平方千米,预测风险勘探前资源量为5亿~10亿桶油当量。2014年,道达尔曾经尝试对Brulpadda圈闭进行钻探,但由于海洋条件恶劣,探井未钻达目的层而导致工程报废。从2018年11月底开始,道达尔使用更高性能的深海钻井平台再次进行钻探,探井于2019年年初成功钻至3633米(含水深1430米)处,并首次发现了凝析油气层57米,估算油气2P可采储量约为5亿桶油当量,目前尚待进一步评价。该发现同与其共轭的阿根廷海域海狮油田为相同成藏组合,从而进一步证实了南大西洋南段共轭盆地裂谷期成藏组合的勘探潜力。南非、纳米比亚、莫桑比克南部和阿根廷海域的类似成藏组合将成为新的勘探热点地区,勘探进程有望显著加快,值得重点关注。不过,该带处于南半球季风区,海工条件较为恶劣,预计油气开发成本将高于其他地区。

2.3 雷普索尔公司在南苏门答腊盆地发现基岩气藏

2019年2月19日,西班牙雷普索尔和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宣布,在印度尼西亚南苏门答腊盆地的前第三纪基岩储层中发现Kaliberau-Dalam 2X天然气田,初步评价天然气可采储量为2.2万亿立方英尺(623亿立方米)。继2004-2005年中国石油在印度尼西亚Jabung区块发现W/SW Batara油气田之后[5],该发现成为该国15年来最大的天然气发现。南苏门答腊盆地是一个已有近百年勘探开发历史的高勘探程度区,主要产层为古近系砂岩和碳酸盐岩。此前,包括中国石油在内的一些石油公司在该盆地前裂谷期基岩中发现了多个中小型油气藏。此次雷普索尔公司和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在基岩中获得的新发现所披露的储量规模之大,在南苏门答腊盆地尚属首次,从而进一步证实了盆地基岩勘探潜力,为其他在该盆地从事成熟探区滚动勘探的石油公司提供了有益借鉴。

3 2020年全球油气勘探趋势展望

2018年,随着国际油价在低位震荡后的逐步复苏,全球油气勘探开始回暖。从2019年全球油气勘探活动及成效看,可以进一步确认全球油气勘探尤其是常规油气勘探自2018年开始触底反弹。按此预测,2020年国际石油公司将继续保持一定的勘探投资力度,全球油气勘探行业呈现温和复苏态势。

3.1 全球海域油气勘探开发将进入新一轮投资周期

2019年,各大石油公司的自由现金流较为充足,据不完全统计高达近900亿美元。尽管低于2018年的1076亿美元,但海域油气勘探开发资本支出总额增长了5%,其中深水增长7%,浅水陆架增长3%。据Rystard公司2019年预计,2020年海域投资有望在2019年基础上继续增长约8%,其中深水投资增长12%,浅水大陆架投资增长2%,海域油气勘探开发将开启新一轮投资周期[6]。2019年,全球范围内获得批准开发的油气资源量超过200亿桶油当量,为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表明,在低油价周期内资本支出受到抑制后,国际石油公司手中有足够的现金用于投资新项目,预计这一趋势将在2020年及其后一个时期得以保持[6]

3.2 全球LNG项目投资将更加火热

过去几年,通过资产布局和风险勘探,东地中海、西非塞内加尔、东非莫桑比克以及俄罗斯北极地区取得了规模天然气发现,并将建成全球新的LNG供应中心。2019年,全球LNG年产量为2.9亿吨。据伍德麦肯兹公司2019年预测,2030年全球LNG需求量将达到4.8亿吨。BP公司在2021年前计划投产的项目中,有75%为天然气项目。道达尔公司预计,2020年LNG将分别占其总产量的20%和营业收入的30%。壳牌公司并购BG公司后,强化了在LNG领域的领先地位。近两年,由于新获批的天然气项目和LNG投产项目激增,预计2020年LNG项目支出将比上年增长50%,超过300亿美元[3,7,8]

3.3 圭亚那、加勒比海、南大西洋南段和东地中海等是重点关注的勘探地区

基于近期尤其是2019年全球勘探活动及成效,预计以下地区对2020年及以后一个时期全球油气勘探具有重要影响,也是值得重点关注的地区。

2019年,埃克森美孚公司持续推进在圭亚那滨海盆地的石油勘探,新发现Yellowtail等4个油田,并带动图洛石油公司在相邻区块获得2个新发现;2020年初,道达尔在苏里南海域58区块取得了Maka Central重要石油新发现,这将继续引领该海域的储量增长。该区域证实成藏组合以被动陆缘盆地的上白垩统浊积砂体为主,其次为中新统浊积砂体。从2019年开始,加勒比海周缘的巴巴多斯、圣文森特、古巴等国家纷纷开展海域勘探区块招标,道达尔、阿帕奇等多家石油公司将在苏里南进行风险钻探,以期继续扩大战果。必和必拓公司将继续在2019年成功勘探的基础上进一步评价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超深水上新统勘探潜力。

埃克森美孚在塞浦路斯发现的Glaucus气田证实,东地中海普遍存在类似埃及Zohr巨型天然气田的白垩系-中新统大型生物礁成藏组合。2020年,道达尔和埃尼公司将黎凡特盆地钻探向北部延伸至黎巴嫩的9区块,力争证实是否发育白垩系碳酸盐岩成藏组合,是否存在热成因油气系统,是否可能发现石油等关键问题。该结果也将直接影响2020年黎巴嫩第二、三轮海上区块招标形势。

道达尔公司在南非海域奥特尼瓜盆地首次获得的大型油气发现,进一步提振了南非、纳米比亚海域、莫桑比克南部以及与之共轭的阿根廷海域的勘探信心,这些地区有望成为未来一段时期的勘探热点。目前,壳牌、图洛和Serica等众多石油公司已经完成了在纳米比亚海域的勘探资产布局,识别出50多个待钻圈闭,包括礁体、浊积砂体在内的多类型成藏组合。2020年开启的莫桑比克海域新一轮招标和阿根廷海域第二轮勘探区块招标,将吸引更多石油公司参与。

随着2018—2019年巴西盐下第四、五、六轮产品分成合同勘探区块招标落幕,中标者将按照合同规定要求,陆续开展桑托斯盆地盐下钻探活动。其中,埃克森美孚已经宣布在其第四轮中标的盆地西部Uirapuru区块进行钻探,预计将有所斩获,其他公司也在积极开展所获区块的钻前评价,并将直接影响2020年巴西盐下第七轮勘探区块招标的竞争态势。此外,道达尔将在2020年再次刷新深水海上钻井纪录,计划对安哥拉48区块的盐下碳酸盐岩目的层进行风险钻探,水深达3628米。

与此同时,西非北部海域、东非索马里海域、巴布亚新几内亚南部海域、扎格罗斯深层大型构造圈闭等都值得持续重点关注。

参考文献:

[1] IHS Markit. EDIN Datebase[D/OL]. https://my.ihs. com/Energy/Products.

[2] Wood Mackenzie. UDT Upstream Date Tools[D/OL]. https//my.woodmac.com/web/woodmac/data-tools.

[3] Wood Mackenzie. Staying Profitable: Global Exploration 2019[R]. 2020-01.

[4] 李鹭光,何海清,范土芝,等.中国石油油气勘探进展与上游业务发展战略[J].中国石油勘探,2020,25(01).

[5] 薛良清,杨福忠,马海珍,等.中国石油印尼项目的勘探实践[J].中国石油勘探,2006(02).

[6] Rystard Energy. A new offshore investment cycle is in the making[R]. 2020-01.

[7] Wood Mackenzie. Global upstream: 5 things to look for in 2020 [R]. 2019-12.

[8]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全球油气勘探开发形势及油公司动态(2019年)[M].北京:石油工业出版社,2019.

 

收稿日期:2020-02-17

编 辑:夏丽洪

编 审:刘 远

浏览次数: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