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源 ENERGY OF CHINA

“一带一路”战略下提升国家能源安全的措施探讨
来源:煤炭经济研究    时间:2017-04-10

“一带一路”战略下提升国家能源安全的措施探讨

杨小朋,郭 佳,彭莉莉

(神华新疆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新疆 乌鲁木齐  830011)

 

摘要:从常规能源储量、能源进口区域和能源进口通道等方面分析了中国能源安全面临的形势和压力,认为应该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下,与周边国家广泛开展能源合作,丰富中国能源进口渠道,建设新疆综合能源基地,优化能源供给结构,调整能源消费结构,推广新能源汽车5个方面,拉动电力能源需求,推动能源生产革命和消费革命,提高国家能源安全保障能力,提升国家总体安全水平。

关键词:能源安全;能源通道;综合能源基地;电化中国;新能源汽车

中图分类号:F426.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9605(2016)11-0035-04

 

Discussion on Measures to Improve National Energy Security under the “One Belt One Road” Strategy

Yang Xiaopeng, Guo Jia, Peng Lili

(Shenhua Xinjiang Energy Co., Ltd., Urumqi 830011, China)

Abstract: From the aspects of conventional energy reserves, energy imports area and energy import channel,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situation and pressure faced by China energy security, and it considers that: unde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strategy of “One Belt One Road”, China should develop extensive energy cooperation with neighboring countries in five aspects of enriching China’s energy import channel, constructing comprehensive energy base in Xinjiang, optimizing the structure of energy supply, adjusting the structure of energy consumption and promoting new energy vehicles, so as to pull the power demand for energy, promote energy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revolutions, improve the ability of national energy security and enhance the national overall security level.

Key words: energy security; energy channels; comprehensive energy base; electrochemical China; new energy vehicles

近年来,世界大国对能源资源的争夺日益激烈,而我国石油、天然气等常规能源由于自身经济的快速发展对外依存度逐步攀升,陆上能源通道因地缘政治复杂而存在较大变数,海上主要能源进口通道长期处于他国威慑之中,严重威胁我国能源安全。迫切需要构建以绿色、低碳、环保、多元为核心的新型能源消费结构,保障国家战略储备性能源安全,支撑我国经济中高速发展和可持续发展。

1 国家能源安全现状及风险

1.1 常规能源储量不足,对外依存度持续攀升

截至2015年年底,我国石油剩余可采储量为34.96亿t,仅占世界石油探明总储量的1.1%,储采比仅为11.9年;煤层气剩余可采储量为3063.41亿m3,仅占世界探明总储量的1.5%,储采比仅为28年,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极其有限,其他能源储量总体不足,难以满足国内需求。我国自1993年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石油对外依存度逐年上升,石油供应安全风险逐步增大[1]。《BP世界能源展望》表明,2015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首次突破60%,达到65%左右,可能将持续攀升;管道气和LNG(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分别占56.7%和43.3%,对外依存度升至32.7%,2016年将上升到33.7%。

“十二五”期间,我国新增石油探明地质储量较“十一五”增长仅6.5%,石油总产量较“十一五”增长达9.9%;天然气探明地质储量同比增长27.7%,总产量同比攀升54.9%,消费速度整体大于资源储备增长速度,常规能源的相对匮乏和对外依存度的持续增高,将使我国以石油、天然气供应为主的能源安全问题更加突出。

1.2 中东北非形势复杂多变,能源供给面临诸多变数

我国能源进口来源国主要集中在中东、中亚和非洲等30多个国家以及俄罗斯,其中60%以上的石油进口来源于中东、非洲国家。上述国家多数国力弱小,国内政治宗教冲突严重,受西方国家影响较深,政局表现出极大的非自主性。从当前情况看,中东北非地区趋于稳定的状态尚未真正形成,进一步导致的深层次混乱将继续加剧,导致上述区域政局变动、经济失稳,诱发恐怖活动升级,国家更加动乱。同时我国与俄罗斯关于中俄西线天然气管道的合作出现危机,双方再次陷入价格博弈。我国对这一地区油气资源高度依赖的情况下,其未来局势的不确定性将使我国与其油气合作的政治环境更加复杂,使我国能源供给安全继续面临着诸多变数和一系列严峻挑战。

1.3 能源进口通道单一,运输安全存在较大风险

我国能源进口的运输方式比较单一,主要依靠“四大油气进口通道”(一条海上通道和三条陆上通道)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按设计输送能力计算,中哈、中俄、中缅、中泰4条陆路能源进口通道每年输送进入我国的石油总量仅为7200万t,其中最高的中缅油气管道2200万t,中哈、中俄原油管道则仅为2000万t和3000万t。按照2015年我国石油3.355亿t、天然气624亿m3的进口总量计算,仅占石油进口总量的19.7%、天然气进口总量的52.8%。同时,由于我国能源海外进口来源地主要集中在中东、非洲,缺乏直通的陆路油气管线,60%以上的油气进口主要依靠海运。而海运油气中,80%以上需要通过具有全球最重要“咽喉要道”之称的霍尔木兹海峡和马六甲航道,线路十分单一。随着美国进一步将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推进“重返亚太”战略,扼守战略要地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成为了美国极力拉拢的对象[2]。因此,我国能源进口对海洋通道的过度依赖,尤其是对马六甲航道的过度依赖,使我国能源运输安全面临极大风险。

2 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增强国家能源安全保障能力的措施

在“一带一路”战略下,将通过提高有效供给催生新的需求、实现世界经济再平衡的中国方案,为各个参与国提供一个大发展、大繁荣、大融合的战略机遇,必将推动跨国互联互通和国际产能合作,实现顺周期下的巨大产能和建设能力走出去,在支持沿线国家工业化、现代化建设,帮助“一带一路”沿线重要伙伴共同发展的同时,将进一步丰富我国的能源进口通道,使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步伐更加快捷,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能力更加坚强有力,促进我国总体安全的实力更加稳固可靠。

2.1 广泛开辟新的能源通道,减少能源海上运输依存度

我国在“一带一路”战略构建的命运共同体下,已经与大多数周边国家建立了稳固的国际关系,既为我国和平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也为广泛开展国际能源合作,建设能源进口通道奠定了基础。

1)以新疆为战略支撑,优先开辟我国西北能源运输大通道。新疆是“一带一路”战略的核心区,与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8个国家接壤,拥有5600km边境线,17个陆陆口岸,具有比周边国家发达的交通运输体系,是我国向西开放的前沿。加快建设新疆综合能源基地,构建以新疆为能源主要到达区、周边国家为能源主要输出区的一主多源、多边供给能源供应格局,建立中—蒙、中—吉、中—塔等多条能源运输进口通道,逐步减少途径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的能源进口量,提升国家能源供给稳定性和安全性。以中巴联网工程为模版,向周边国家外送电力、水利、公路、铁路、建筑、化工、炼油等产业,建立天然气、石油等转化基地,由进口能源原料向进口能源产品转变,减轻我国能源发展带来的环境保护和节能减排压力。

2)以东北为接替基地,发展与俄罗斯的能源贸易。同俄罗斯签署油气资源进口协议和长输管线协议,在油气、核能、煤炭、电力等能源领域拓展上中下游开展一体化合作,转移中国能源进口方向、化解潜在能源危机,在一定时期内缓解我国能源紧张局面。利用俄罗斯对北极圈的战略优势,把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作为中俄能源合作的新典范,深入推进天然气进口贸易,将天然气进口量固定在每年700亿m3。科学合理参与俄罗斯能源巨头的股权合作,利用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俄罗斯石油公司股权转让活动取得的有益经验,推动中国有实力的能源企业参与东西伯利亚油田的股权合作,为中国进口俄罗斯油气资源提供便利。

3)以西南省份为支点,进口中东、北非等地区的石油资源。西南地区具有特殊的地理优势,开发我国西南地区能源进口潜力,进口中东、北非、阿拉伯地区的能源,运输距离将直接缩减1200km,运输距离的缩短无疑将削减资金与时间成本。以即将开通的中缅油气管道为代表,预计将中国对马六甲海峡的能源运输依赖度降低1/3,短期内承担我国能源进口任务,长期内分担中国能源进口压力,将大幅提升中国能源供应的安全性。

2.2 建设新疆综合能源基地,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我国是富煤国家,新疆的煤炭赋存量占全国预测储量的40%以上。新疆是我国煤炭、石油、天然气的重要战略接替区、新能源的富集区和能源输送的“大通道”,建设新疆综合能源基地,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具有重要作用。

1)发展新疆综合能源基地,减少中东部地区耗煤量。建设新疆特大型煤炭基地,鼓励大型现代化煤矿发展,限制或关停小煤矿,提升能源利用效率,减少环境破坏,保护生态,平衡国家煤炭格局。建设新疆“超低排放、高效发电”的煤电基地和高端煤化工基地,全面实施燃煤机组“超低排放”改造,限制超标排放的燃煤机组上网发电,迫使低效率、高耗能、高污染的落后煤电主动退出市场[3],把优质煤炭优先用于煤电、化工领域,发展油气能源替代品。建设大型光伏发电、风电基地,加大对新疆大电网、智能电网、特高压输变电设备的投资力度,逐步关闭内陆省份的煤炭基地和煤电项目,依靠新疆等特高压外送电网供给内陆省份的能源需求,减少中东部地区散煤消耗量,提升新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逐步降低中东部地区化石能源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整体降低中国能源对外依存度。

2)发展园区式能源基地,降低中国能源总体开采强度。在石油、天然气、煤炭,太阳能、风能、水能等资源富集区,建立以煤基产业、石油基产业、光伏发电等为主的大型能源转化区,提供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发展以科技密集型、综合研究型为主要标志,中高端能源产业为支撑的大型能源示范区,服务航天、航海、军用等关键领域;建立以能源战略性仓储、转运为主的大型能源储备区,服务国家能源安全、长治久安战略,保障国家总体安全[4]。通过“基地化”的能源规划、建设和利用,实现能源资源的集中开发、统一配置、高效利用,减少能源配置不均衡、无序开发带来的浪费,以管理的优化、效能的提升,降低能源开采强度。

2.3 优化能源供给结构,在能源供给中提高清洁能源比重

1)推进能源供给侧改革。淘汰高耗能、高污染、低效率的落后产能,煤炭由富煤区向贫煤区输送,减少贫煤区为满足短期供给造成的资源浪费;石油、天然气由西向东供给,辐射沿线地区,战略性降低中东部地区油气资源开采强度,推动能源供给结构总体平衡。扶持发展集约化、规模化、环保化的科学产能,提高能源供给质量,扩大水能、风能、光能、页岩气等新能源在能源供给中的份额,提升清洁煤电、高端煤化工及煤制油、煤基新材料的使用量,推动实现能源生产革命的目标。

2)主动向外输出产能。利用“一带一路”战略创造的有利机遇,我国从东到西,将煤炭、电力、化工、水泥、冶金、纺织行业等剩余产能主动向外输送,降低库存和积压,将国内市场扩展到中亚、西亚和中东三大经济圈,以易货贸易的形式支持贫穷国家致富,换取中国急需的粮食和能源,优化中国能源开采和供给体系。

2.4 推进“电化中国”工程,在能源消费侧减少化石能源消耗量

在能源消费侧实施“电化中国”工程,以清洁环保、安全高效的电力能源替代燃气、煤炭等化石能源,带动能源消费、能源技术、能源供给、能源体制“四个革命”,优化中国能源结构,保障中国能源安全。由东向西整体过渡,从沿海、沿江到内陆、边疆地区,逐步、逐批实施电能替代,经济发达省份先行,带动西部地区跟进,拉动全社会电力需求上升。出台扶持、补贴和激励政策,引导和鼓励企业、居民扩大用电规模和领域,鼓励直供电,降低企业生产成本和居民生活成本;通过财政补贴降低电价,扩大农村居民生活电器普及率,引导居民改变生产方式,以电力替代燃气、煤炭和石油品作为生产生活的动能。探索和鼓励微型发电技术,支持家庭使用太阳能、风能发电,提供家庭照明、取暖等电力需求。利用城市距离电源中心较近、电能供给充裕、道路优良的优势,城市交通以电力驱动为主,逐步淘汰燃油、燃气汽车,促进居民消费出行生活方式的转变,推动能源消费结构的变革。采用BT、PPP等多种投融资模式,大力发展股权投资基金和创业投资基金,鼓励民间资本采取私募等方式发起设立主要投资于电力消费领域、新能源开发的产业投资基金。

2.5 推广新能源汽车,降低传统能源需求量

通过大力发展和推广新能源汽车,改变社会居民出行方式,使作为“三大能耗”之一的交通能耗大幅降低,减少交通对天然气、石油化工品的消费量,缓解中国常规能源不足的压力。政府主导、企业联合攻关,加大对充电电池功能的研发力度,提升充电电池的使用功能,使充电电池成为居民私家车、公共交通车的用能首选。政府加大财政支持,大力发展道路充电桩、充电站、新能源汽车维修站等设施,构建新能源交通网络,为普及新能源汽车奠定基础。实施差额补贴,鼓励居民将燃油、燃气汽车更换成电力驱动型汽车,实现低碳环保出行,大幅降低天然气、油品消耗,减少空气碳排放量,减少环境污染,提升环保效益。

3 结论

1)针对当前复杂的政治形势,把远离他国战略威慑区的新疆作为主要发展方向,加深与周边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度和广度,广泛开展能源合作,建设能源管线运输通道和综合能源基地,破解“霍尔木兹困局”,根本性扭转中国能源供应通道长期受制于人的困境,提升国家能源安全控制力。

2)在能源供给中提高新能源比重,降低传统能源对外依存度;在能源消费侧调整能源消费结构,实施“电化中国”工程,推广新能源汽车,改变居民生活方式,逐步实施电力替代,推动能源消费结构调整,实现能源“四个”革命,维护国家能源安全和总体安全。

参考文献:

[1] 朱雄关.“一带一路”战略契机中的国家能源安全问题[J].云南社会科学,2015(2):23-26.

[2] 潘寅茹.中缅天然气管道7月试运行  谋求突破马六甲困局[N].第一财经日报,2013-07-19.

[3] 张国辉.实施“电化新疆”工程  提高电能消费比重[N].人民日报,2016-08-25(14).

[4] 杨超.中国能源安全的国际多元化战略研究[D].北京:外交学院,2014.

作者简介:杨小朋(1987—),男,陕西风县人,助理工程师,硕士研究生学历,主要研究方向为矿业经济。E-mail:827301361@qq.com

责任编辑:宋晓波

(文章出自:《煤炭经济研究》 第11期,2016年11月28日,P35-38)

 

浏览次数:174